雨灵~

真希望南滨路的晚风能再吹得久一点,十二个小孩也要抓紧彼此的手,别被风吹散了…

十年之约(三十六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求求你们点个❤️&👍吧!🥺

------------------------------------------------------------------------------------------

前情提要:

王胖子:“你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还是说你想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呢?自己™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胖子二话不说就开始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我瞬间发现自己真的太冲动了,以往让我自豪的理智,在这时候完全没有了。


小哥:“吴邪!”


我猛的回头,就看见闷油瓶在往我们这里跑过来。


就在这时,我们所在的这个亭子忽然塌了。


我和胖子都开始往下掉。。。。。

------------------------------------------------------------------------------------------

依旧是吴邪视角

我看见了跳下来的闷油瓶,就像十年前在长白山一样。。。

是啊,那个奋不顾身跳下三十米多高的悬崖就因为一句“我听见你呼救的声音了”那个闷油瓶他真的回来了。


十年了!!!


十年过去了!!!!!


他又回来了!!!!!!!


他进青铜门好像就是昨天的事一样,但又好像过了很久,很久,特别久。


闷油瓶头朝下,让自己下落的更快,然后在伸手抓住了我,让我掉落的速度更慢了一些。


然而此时的胖子已经到地了,就因为那“嘭”的一声,我就已经知道这回胖子摔惨了。


我要到地的时候,闷油瓶拉了我一把,让我好好的站在了地上,随后他一个帅气的转身就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王胖子:吃痛的叫着)“哎哟喂呀!”


王胖子:“嘶—–小哥你也太不仗义了,怎么就只拉小天真啊!胖爷我也掉下来了啊!”

闷油瓶看了看我,发现我没事这才开口。


小哥:“你太胖了,掉的太快,追不上。”


王胖子:“我……我胖?”


王胖子:“小哥啊小哥,难道你和我说话都不用讲究社交礼仪吗?”


吴邪:“好了胖子,没事吧!”


王胖子:“嘶—–胖爷我屁股都要摔平了,痛死我了。”


吴邪:轻笑了笑,随后开口问道)“这里是哪里?”

闷油瓶摇了摇头。


王胖子:“不会是张家的藏宝库吧!小哥,你深藏不露啊!”


王胖子:“不得不说你们老张家挺有钱的!”


吴邪:“怎么?还想当上门女婿啊?”


王胖子:“胖爷我要是不爱钱,那就不是胖爷了。”


王胖子:“但是我可看不上小哥,就他那闷油瓶的性格,要是和他一起我不得闷死才怪。”


小哥:“谢谢。”


王胖子:惊讶)“谢谢?”


王胖子:“哎,小哥,我说你也太坏了吧!”


吴邪:“好了好了!咱们赶紧走了,去找找出口。我们现在可是什么装备都没有。”


我们大概看了看这里的环境,是一个很大的空间,还好我身上还带有一把匕首和一只手电。


胖子因为才醒,所以什么都没带。


而闷油瓶回到张家以后又拿到了一把黑金古刀,和在西王母宫掉的那把一模一样。


王胖子:注意到小哥的黑金古刀)小哥,你这刀…批发的?!掉一个又来一个。”

闷油瓶没回应


吴邪:“这里应该是张家的地底下。”


小哥:“嗯。”


[作者:果然小哥就是双标。]

[吴邪:必须的。]

[小哥:嗯。]

[王胖子:你俩别搁在这秀!!!]


王胖子:“合着我们是直接把人家地都搞穿了?”


王胖子:“那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敢往上挖。要是你们老张家谁在解决人生大事,我们直接给人家干穿了,那不就尴尬了嘛!”

我白了胖子一眼,他这个性格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变。


吴邪:“我说胖子,想挖那你也得有工具吧,难道用手啊?!”


王胖子:“也不是不可以,但天真,你看看胖爷我这细皮嫩肉的,适合干这行吗?”

我俩互看了一眼,然后心里都想到了同个点。


我们同时转头看向闷油瓶。


小哥:“走吧。”


王胖子:“我选择跟小哥走,这毕竟是人家地下室啊,你说是吧天真?!”


吴邪:“你家地下室连你自己都不熟悉?”

我现在越看见闷油瓶就越来气,我明明告诉过自己不止一遍别被情绪扰乱了。但是现在我看见他我就想起他说的话。


王胖子:“小天真,你不对啊!这可是小哥啊!”


吴邪:“我又没瞎,都快三十的人了,能不加小字吗?”

闷油瓶我是凶不了了,胖子就只能承受着我的脾气了。


王胖子:“得!我看啊,胖爷我这回是被当做出气筒了呗!”


王胖子:“可怜啊,胖爷我才和云彩见面还没有好好温存一下,现在居然在这个鬼地方。”


吴邪:“云彩都告诉你了?”


王胖子:“那可不是,再怎么说我也是她胖哥啊!”


吴邪:“那她现在是?”

与其这里一个人生气,还不如找些其他的事来想一想思考一下。

还不等胖子开口,一直走在最前面的闷油瓶就开口了。


张起灵:“她是张夏收的徒弟。”


王胖子:“还有这回事?”


吴邪:“合着你什么都不知道?”


王胖子:“就这么一点时间,你想我知道什么?这不还有族长在这里嘛!”

闷油瓶看了看我,我看见他又想起来他之前说的话 直接就把头转了过去。


小哥:“她是张家本家的一个孩子。在一次下墓的时候,她的父母都死了。张夏就收了她当徒弟,把她养在身边。”


小哥:“后来张家的圣女过了三十岁,就把她选为了张家的圣女。”


小哥:“上一次在巴乃应该也是张夏一手安排的。”

我kao,我顿时特别惊讶!看着没什么实力的云彩居然还有这样的身世和背景。哎果然啊,老张家的人都不一般。


王胖子:“圣女?圣女是干什么的?”(疑惑不解

胖子问了这个,闷油瓶就一直看着我,看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哥:“张家有族规,不可以和外族人通婚。”


小哥:“圣女必须要是张家最纯正的血脉。”


王胖子:“等一下,什么意思?”


王胖子:“这圣女该不会是………给小哥准备的媳妇吧…?!”

这个消息简直让我顿时愣在了原地。


王胖子:“这那不行!云彩是我的,我把天真给你!”


吴邪:“小哥……胖子说的是真的?”

我紧张的看着他,我就害怕他说一个是。


小哥:“是。”

他娘的,这都tmd什么事啊!


云彩和小哥居然要结婚!!!


王胖子:大声说道)“不是,天真,你他娘的走什么?胖爷我还没走呢,你慢点!”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身体就是不受控制的想走,想离开这个地方,不想再看见闷油瓶……


吴邪:“咳咳咳…!”

肺里的难受让我不得不停了下来。好像自从到了张家,我就再也没有这么剧烈的咳嗽过了。


我难受的蹲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我感觉自己还有一个地方,比肺更疼上千百倍。



那就是心。



我的心真难受,像是有什么堵着一样。


王胖子:“天真!”


王胖子:“天真,你怎么样?!”


小哥:紧张+担心的喊着)“吴邪!”

我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


闷油瓶在此刻立即把我抱在怀里。


小哥:“吴邪!怎么样了?”


吴邪:“咳!咳!咳!”

我看得出来闷油瓶也在担心着我。


但我的情绪一下就激动起来了,咳嗽也一直止不住。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激动。


就在此时,我感觉有人打了我,我就晕了过去。


王胖子:“小哥!你干嘛?!”


小哥:“他现在情绪不稳定,对他很不好。”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只是感觉很难受,很难受。


王胖子:“天真,你怎么样了?”


吴邪:“胖子?我没事儿,我这是怎么了?”


王胖子:“你真的吓死我和小哥了。”


吴邪:“小哥?”


吴邪:“他在哪里?”


王胖子:“去探路了。我说天真,你怎么回事啊?”


王胖子:“怎么突然那么激动?难道你喜欢云彩,我可告诉你,云彩是胖爷的。”


云彩…闷油瓶…圣女。


一段段的记忆开始涌入我的脑袋里。


云彩是圣女,是张家为闷油瓶精心挑选的老婆。。。


小哥:“吴邪!”

熟悉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未完待续~~~


小剧场:

[吴邪&王胖子:你个臭丫头!给爷滚出来!!!]

[小哥:眼神十分恐怖,还提着黑金古刀)]

[作者:本人不在,有事别来,没事请走。]

[吴邪&王胖子:我TM给爷出来!!!小心我放火!

[作者:跪下)别别别!各位大爷,小的知错!小的一定会改!]

[吴邪&王胖子&小哥:我们等着!(恶狠狠的瞪着]

[作者:吓)是是是!!!]

十年之约(第三十五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顺手就点个❤️&👍吧!

------------------------------------------------------------------------------------------

【作者有话要说:本人上星期四已经考完试啦,所以会继续更新,但不定时。】

------------------------------------------------------------------------------------------

前情提要:

云彩:“胖哥哥……”


王胖子:“云…云彩!”


云彩:“胖哥哥,你好点了吗…?


王胖子:“天真那小子…真没有骗我……”


胖子的声音逐渐变得颤抖。


吴邪自然而然也是没兴趣在这里听他们两个腻歪,他顿时想起了小哥。


吴邪:(心想*也不知道他现在醒了吗?

------------------------------------------------------------------------------------------

*这篇都是吴邪的视角

我顺着走廊一路往闷油瓶在的房间走去。


张家一看就是很有钱的一个家族,光看这儿的柱子就可以看出来,完全就是害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多有钱一样。


我注视着周围的柱子,突然我注意到了自己前面拐角处的柱子。


上面的花纹非常奇怪,如果你不仔细观察,完全发现不了其中的不一样。


我凑近了看了看 。


吴邪: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我没有继续管那根柱子,直接走了。张家…………怕是不好呆了。


我轻轻的推开房门。闷油瓶一直以来警觉性就很高,哪怕是睡觉的时候。我刚刚推开门,他就醒了。


吴邪:“小哥!怎么样了?”


小哥:“我没事。”


小哥:“他们呢?”

我把之前发生的事和闷油瓶大概说了一遍。


他听后,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看着我。我还是第一次听见他叹气。这时,我突然想起了胖子给我说的那三件事。


吴邪:“小哥……”


吴邪:“你还记得你和胖子说的三件事吗?”


小哥:“嗯。但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那件东西你用不到了。”


小哥:“第三件事你也不应该去经历。”


吴邪:“小哥!”


小哥:“吴邪,你要知道我所做的那肯定都是为了你好。”

我听着他的语气居然和三叔差不多,开口闭口就是为了我好。


但是我知道不能着急。


因为按照闷油瓶的性格,我哪怕天天缠着他问,也不会有答案的。


吴邪:“那好吧。那小哥,现在张家什么情况?”


小哥:“不好。”

我想了想,小哥作为族长一直都不在张家。


而且张家这么强大的一个家族。一直没有人统领,而且还有一个张夏在谋权篡位。现在的张家,完全就是一盘散沙。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吴邪:“小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铁三角,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会陪着你一起去面对。”


小哥:“吴邪……”


吴邪:“从一开始,你的事早就是我的事了。”


小哥:“吴邪,谢谢你。”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闷油瓶说谢谢。在我的记忆里,他从来就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一句谢谢。


吴邪:“还这么客气。”


小哥:“吴邪,张家太危险了。你和胖子先回雨村。”


吴邪:“闷油瓶!”

我已经记不清楚,我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叫他小哥,很久很久都没叫过他闷油瓶了。


但我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也是第一次对他吼。


小哥:“吴邪…”


吴邪:“闷油瓶,我以为我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我们早就已经到了可以共患难一起承担一起面对的地步了。”


吴邪:“我以为的铁三角是我们三个人的铁三角,但没想到就只有我和胖子而已。”


吴邪:“你真的…难道真的不会痛吗?”


小哥:“吴邪…我是……”


吴邪:“为了我好。但是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到底是不是真的为了我好。”


吴邪:“你每次都是什么都不说就悄悄的离开,我都到处的去找寻你!”(情绪开始激动了起来


吴邪:“就连你去替我守青铜门那次,要不是我跟着你,你是不是也准备直接走了?!然后让我们以为你这个重点失踪人口只是失踪了而已!对不对啊,张起灵!”


在闷油瓶还没开口的时候,我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我一气之下直接摔门就走,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但是我就是他娘的受不了闷油瓶这样每次什么都不说,等着我们去猜。


我顺着亭子一直走,发现有一个亭子,我也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兴致,走了进去。


我顺手就拿出一根烟开始抽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抽了多少根,就只感觉肺是真的难受。


吴邪:“咳咳咳!”


王胖子:“天真!”

胖子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把就抢过我手里的烟。


[作者:胖子,我派来的!再不来你命都没了!]

[吴邪:我™,多管闲事。]

[作者:这文我写的,我爱管不管小三爷你管不着。]

[吴邪:完全无法反驳。。。)]

[王胖子:丫头,你应该叫我早点来!]

[作者:嘿!]


吴邪:“死胖子!你™的干嘛?”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被胖子这么一搞,我顿时也憋不住了,直接骂了出来。


王胖子:“天真,你自己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王胖子:“你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还是说你想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呢?自己™的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胖子二话不说就开始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我瞬间发现自己真的太冲动了,以往让我自豪的理智,在这时候完全没有了。


小哥:“吴邪!”

我猛的回头,就看见闷油瓶在往我们这里跑过来。


就在这时,我们所在的这个亭子忽然塌了。


我和胖子都开始往下掉。。。。。


~~~未完待续~~~

十年之约(第三十四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麻烦各位点个❤️&👍吧!

------------------------------------------------------------------------------------------

前情提要:

云彩:“吴邪……”


吴邪知道她什么意思,胖子对她的感情谁也看得出来。


很显然的,吴邪并不相信她对胖子一点感觉都没有。


黑瞎子:开口说道)“你们去吧!我们这里没事。”


云彩:“谢谢!”


云彩对他俩道了谢后,就跟着吴邪离开了。


吴邪不知道胖子见到云彩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什么心情。但是他相信胖子一定是想看见她的。

------------------------------------------------------------------------------------------

吴邪沿着路到了胖子在的房间,刚想推门进去,云彩就拦住了他。


吴邪:“怎么了?”


云彩:“我……我还是不进去了吧…”

吴邪当然知道云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确,按照当时她的情况来说,现在确实也不好说了。


吴邪:“那好,我就先进去了。”


云彩:“嗯!我就在门外看看,有事叫我。”


吴邪:“好。”

说完,吴邪就推门进了去。他看了看胖子好像还没醒,吴邪走到床前坐在床边看着他。


王胖子:直接醒来)“天真,你这么看着我,让我感觉你对你胖爷我图谋不轨啊!”


吴邪:“你个死胖子!原来你醒了啊?!”


吴邪:“怎么样?死得了嘛?”


王胖子:“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张家,还不至于呢!”

胖子看了看吴邪四周,好像是在寻找着小哥。


王胖子:“小哥呢?交代了?”


吴邪:“你他娘才交代了呢!!!”


吴邪:“小哥在休息。”


王胖子:“天真………”


吴邪:“有事就说,这可不像你的性格。”(看破)


王胖子:“小哥…算了,没事 。”

吴邪听胖子这么说,他就知道肯定有事。


吴邪:“你丫的这么久没说肯定也憋坏了吧!来吧,赶紧告诉我!”


王胖子:“你丫的,最近牛批了啊!说话还一套一套的 ,你这么说胖爷我就不服气了,我告诉你胖爷我憋~的~住!!!”


[王胖子:你这丫头给胖爷我滚出来!!!(发🔥)]

[作者:干嘛呢这是?!还有冷静点,别把这篇文给烧了。]

[王胖子:还说什么风凉话呢你这丫头!还有,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云彩!!!你给我说说!!!]

[作者:这个………容我好好想想啊!Emm…应该快了吧?! ]

[王胖子:什么叫做应该快了?! 天真你赶紧来评评理!!!]

[吴邪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

[作者:哎,放心吧!就快了!]

[王胖子:哼!这可是你说的!给我赶紧的!]

[作者:是!是!是!]


咳咳!回归正题~~~


吴邪视角

看来胖子又在这里开始给我打马虎眼了。


但是我知道他是个最藏不住秘密的人,特别是对兄弟。看来只要和他耗着,胖子也总得要告诉我的。


但是……我就害怕这个死胖子到后面习惯这么耗着,那不就得憋死我啊!


但我又不可能去找小哥问清楚啊!按照他那个闷油瓶的性格,我要是问他,他肯定不会告诉我的,然后就开始哔哩吧啦的说什么这些事情不该让我知道。


而且重点是他居然已经悄悄告诉胖子了,那证明他就是不想告诉我,或者他不想在这时候告诉我。


哎!说实话,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被情绪控制,但是对于小哥,我真的完全没有理智。


【作者插嘴表示:你确实在面对小哥的时候完全没了理智,所以你这句话非常有道理!】

【吴邪表示:滚!虽然是挺有道理的!】


在这时,我忽然想起了门外的云彩,那是胖子这辈子最最最放不下的人了。。。


【王胖子:哟~终于要和云彩见面了!(此时已兴奋死了)】

【作者:得了吧你!(心想*嘿嘿!好戏在后头呢!】


吴邪:“其实我也有一件关于云彩的事。”


王胖子:“什么!!!”(非常震惊)


吴邪:“我也憋的住,除非你先告诉我,小哥说了什么。”

胖子犹豫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敌不过云彩的“诱惑”,坦白的说了出来。


王胖子:“哎!小哥找你之前,也来找过我,还和我说了一些事。”


吴邪:“什么事?”


王胖子:“他告诉过我,他走后,你一定不会安生,肯定会到处找关于他的一切,或者重新踏上老九门的老路。”


王胖子:“要是你在这期间遇到三件事,就让我把一个东西给你。”


吴邪:认真听着)“是哪三件事?”


王胖子:“第一件,你在喇嘛庙里看见了他的雕像。”


王胖子:“这就证明你找到了他和世界开始失去联系的地方。这个雕像是当时寺庙最好的工匠帮他完成的。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投影。”


王胖子:“第二件,你去了古潼京,知道了汪家人的存在。”(停了下来)

吴邪见胖子说到这里就不说了,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吴邪:“那还有一件呢?”


王胖子:“第三件事你还没有到达,我不能告诉你。”


吴邪:“你告诉我,我不是更快达到了吗?”


王胖子: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了,你这种牛角尖的脾气,一定会穷极一生去找这个东西。”


王胖子:“不光小哥是你朋友,胖爷我也是啊。胖爷我对朋友也有原则,我也不希望你有浪费一辈子的目标。”


王胖子:“不过放心,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直到我们能达到第三个条件。”


吴邪:“那么他要交给我的东西就在你身上?”

吴邪是准备过偷或者抢的,反正胖子也不会弄死他,但是。。。


王胖子:“不,那东西在你最后会到达的地方。”


王胖子:“那里有很多东西你不知道是哪一件,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哪一件是他给你的。”

吴邪深吸了一口凉气,现在内心的感觉很奇怪,他努力压制了所有其他的情感,但是不同的感觉还是有一丝不同的涟漪翻上来。


吴邪:“你能别那么肉麻吗?”


王胖子:“停!好了,我现在告诉你了,那你呢?关于云彩的事,你丫的别虎我!”

吴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吴邪:“胖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王胖子:“呵!胖爷我怕过什么?”


吴邪:“云彩没有死。”


王胖子:“你说什么?天真,这可不能开玩笑。”


吴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云彩………她是张家人。”


王胖子:“这……怎么可能!”


吴邪:“哎!我让她来和你解释吧!”

吴邪知道,现在他和胖子怎么说都说不清楚,只有让他们俩自己沟通了。


吴邪:起身走到门口)“云彩,你进去吧。”


吴邪:“他不会怪你的,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巴乃守着你。”


云彩:“我………”


吴邪:“人都是这样,遇见困难就喜欢逃避,但是逃避改变不了什么 ,只会让事情更加糟糕。”



云彩:明白了当中的意思)“我明白了。”

云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推门进去。


她进去以后,吴邪顺手关上了门 。有些事,当面好好聊聊就什么都解决了。


云彩:“胖哥哥……”


王胖子:“云…云彩!”


云彩:“胖哥哥,你好点了吗…?


王胖子:“天真那小子…真没有骗我……”

胖子的声音逐渐变得颤抖。


吴邪自然而然也是没兴趣在这里听他们两个腻歪,他顿时想起了小哥。


吴邪:(心想*也不知道他现在醒了吗?


~~~未完待续~~~


小剧场~~~


【王胖子:这丫头还真是快呀!还是你靠谱!】

【作•委屈•者:明明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王胖子:哎呀!这没什么好计较的!对不对!】

【作者:哪点对了?!你说说!!!(小声嘀咕着)嘿嘿反正好戏正要开始。】

【王胖子:呃。。。还有你在哪嘀咕什么呢你?】

【作者:没没没!我是在祝你和云彩姐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呢!】

【王胖子:哟!你很懂嘛!谢谢啦!】

【作者:滚一边腻爱去,秀死我了!】

【吴邪:冒出)就是就是!谁没个对象呢这是!闷油瓶~】

【小哥:嗯。(宠溺)】

【黑瞎子:突然冒出)欸!徒弟,哑巴张,你俩过了!谁没个对象!花儿~】

【小花:收起你的波浪线〰!】

【黑瞎子:是的花儿。】

【作•有被内涵到•者:咳咳!我怀疑吴邪哥哥和黑爷你们在内涵我是怎么回事?!】

【霍•也被内涵到•秀秀:冒出)对啊!吴邪哥哥你也内涵到我!】

【吴邪&黑瞎子:错觉错觉!绝对是错觉!】

【作者&霍秀秀:礼貌呢?!(还被喂了狗粮)】



【作者有话要说:再次对不起大家,最近开学了,所以有点忙。。。不会定时更新,但绝对不会弃坑。也谢谢大家对这篇文章的支持(◍•ᴗ•◍)ノ♡】

【盗墓笔记】经典*惊艳语录/句子摘抄4

1.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为什么2015和长白山是那么多人的执念。



2.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甘愿为另一个人背负命债。



3.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他一个人独自穿梭在各个古墓中的孤傲和独立。



4.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解家当家的内心,也许比戏子还要脆弱。



5.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有人曾经独自登上风雪弥漫的长白山,只为完成他的宿命。



6.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幅画面,有些人穷极了一生也无法实现它。



7.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他永远是站在他身前保护他的那个人。



8.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只是九个人,他们之间的恩怨羁绊延续了近一个世纪。



9.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留不住记忆是何等悲哀。



10.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有的面具,戴久了就摘不下来了。



11.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他独自跋涉了多少个世纪,只是为了寻找自己与世界的联系。



12.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一个人的童年,也许就葬送在那三尺戏台上。



13.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一扇门,能够阻隔多少爱恨情仇。



14.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究竟什么样的感情,能够让一个人甘愿空守十年。



15.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一首《红高粱》,能够唱到人肝肠寸断。



16.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听陈奕迅的十年,我想起的是另外两个人。



17.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不知道、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18. 如果你没有看过盗墓笔记,那么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一个普通人在被命运逼到极限,毁尽一生的境地中,却依然还可以依然保持那份最初的温暖。





19.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盗墓笔记的2015在长白山才是多人的执念。



20.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这座偏远雪山却已有千年历史。



21.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你不知道为何有人把这当作朝拜圣地。



22.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你不知道这儿有一名少年被叫做长白。



23.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为什么这儿叫长白还有山!



24.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今年817是什么情景!



25.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这里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26.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在这邂逅有多么的美好!



27.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一张张相片怎么也无法言语它的存在!



28.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这儿的人基本都不知道如何使用滤镜!



29.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这儿的下雪天究竟有多么美!



30.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想留在这座城市是种什么感觉!



31.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这儿美的是多么纯粹!



32.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一定不知道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33.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梦和现实哪个更真实!



34. 如果你没来过长白山,那么你不知道为什么这儿的人根本不懂霾!



【注*本人还是个初中生,所以肯定没去过长白山,不过我相信以后一定会去的!】



他追寻了半生,只为一个答案。


他苦等了十年,只为一个诺言。


你不知道的是,他在雪山上回眸,他在古巷中眺望。


他们执着的,是彼此之间的爱。


【最后的最后,他回来了,他却不在。】


就让永恒时间,刻下你的模样。


我爱你,无关性别,自始至终。


下一世,在下一世,如果可以,我会在追逐你,永远追逐你。



两个字理解的爱情“瓶邪”。瓶字,可以拆分为并瓦,意为并肩屋檐下。邪字,牙耳,可以理解为鬓边私语。两个字合起来,意思就是,我与你,在屋檐下并肩而坐,悄悄地在耳边说着些别人不懂的秘密。

Q:让你瞬间破防的一句歌词?

我也想把爱宣之于口

也时常对未来心怀侥幸

希望能得世界允许

坦荡一次喊他姓名

再说爱意


                                         ———《真相是真》

十年之约(第三十三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点个❤️&👍吧~

------------------------------------------------------------------------------------------

前情提要:

黑瞎子:“等。”


黑豹:“等?可是?”


黑瞎子:“嗯,现在我们的情况只能等了。只希望吴邪他们可以早点到张家然后派人来接我们。”


黑瞎子:“我们的食物和水还剩多少?”


黑豹听后,看了一眼所剩无多的干粮。


黑豹:“放心黑爷,还够。”

------------------------------------------------------------------------------------------

回忆结束~~~~~

吴邪:“所以你们就这样等着小哥安排的人来找到你们!?”


黑瞎子:“嗯,在这期间花儿醒来过,但情绪就是一直不稳定。”


吴邪:叹气)“喉咙对于小花真的很重要。”


吴邪:“对了,你的眼睛怎么样了?”


黑瞎子:“能怎么样!(笑了笑)死不了,不过是瞎了而已。”

吴邪刚想要说些什么,云彩就带着两个人进来了。


云彩:“人带到了。”


张家医生A:“这………”


张家医生B:“圣女,不知这位是……?”


云彩:“他就是现在项链的主人,是族长亲自交给他的,你们只要听他的就好。”


张家医生A:“荒谬!这怎么可能!麒麟项链怎么可能在一个男人的手里。”

吴邪看了看他们。然后再头脑里想了一下。


闷油瓶的麒麟玉佩是张家族长的象征,那么这个麒麟项链………是闷油瓶家老婆的东西!


吴邪顿时想骂人,这™都什么事啊!


吴邪:“这是小……张起灵自己给我的。要是你们不相信,可以自己亲自去问他,但是现在项链在我手里,你们就得听我的!”


两位医生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小声的说了起来。


张家医生B:“听说族长回来的时候背着一个人,应该就是他吧!”(小声)


张家医生A:“嗯大概是!”(小声)


张家医生A:“那既然这样,不知道您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吴邪:“替他们俩检查。”

两位医生一步换作两步的走到了黑瞎子和小花身边。


黑瞎子一直系在眼睛上的手帕被拿了下来,他的双眼紧紧的闭着。


张家医生A:开口说道)“睁开眼睛我看看。”

黑瞎子的眼睛动了动,随后才缓缓的睁开。


等到完全睁开时,吴邪显然被吓了一跳。黑瞎子的整个眼睛都是红色的,连眼球上都有淡淡的红色血丝。


张家医生A:“这………”


吴邪:“怎么样?”


张家医生A:“是能救,但是……”


吴邪:“但是什么?”


张家医生A:“但是不能痊愈。”


吴邪:“这…什么意思?”


张家医生A:“也就是说他可以看见东西,但是看不清颜色。在他的眼里,他看到的东西都是红色的。”

吴邪听后,看了看黑瞎子。


黑瞎子:哼了一声)“张家人果然不一般啊!”


黑瞎子:“那他呢?怎么样了?”(紧张的看着小花)


张家医生B:“他的喉咙中毒了,最多也只可以恢复到能说话,但是想要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是不可能了。”


黑瞎子震惊的坐下来。他知道小花的喉咙有多重要,解家从二月红开始就是以唱戏为主,而现在小花的喉咙却毁了。


吴邪:“黑瞎子………”


黑瞎子:”我没事…”


小花:“瞎……瞎子…”

这时,小花终于醒了,他的声音恢复了一点,但是说话发声还是非常艰难。


黑瞎子:“花儿……”

黑瞎子着急的站了起来,但是却没有注意脚下,所以直接摔了下去。


小花:“欸……瞎子…你怎么了?”


黑瞎子:赶紧站了起来)“嘶—–我没事,放心吧!”


小花:注意到黑瞎子的眼睛)“你的眼睛……怎么了?”


黑瞎子:想知道啊,刷卡呗!你消费,我就告诉你!”

随后拿出了他一直戴在身上的刷卡机。


小花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拿出卡刷了一下。


小花:“可以了,告诉我吧…!”


黑瞎子:“不愧是老板,爽快!”


小花:那现在可以说了吧!?”


黑瞎子:“天机………”


小花:“黑瞎子!!!”

小花用沙哑的声音吼了黑瞎子。


黑瞎子收起了脸上的撇笑。


黑瞎子:“还能怎样,瞎了呗!”

小花忧伤的看着他。


黑瞎子:“我没事……会好的,都会好的……”

看着他们两个,吴邪突然想起了闷油瓶和胖子……


吴邪:(心想*不知道闷油瓶后面要面对的是什么,也不知道现在胖子怎么样了?


吴邪:“云彩,你帮我照顾着他们,我去看看胖子。”

吴邪刚想离开,云彩就拉着了他。


云彩:“吴邪……”

吴邪知道她什么意思,胖子对她的感情谁也看得出来。


很显然的,吴邪并不相信她对胖子一点感觉都没有。


黑瞎子:开口说道)“你们去吧!我们这里没事。”


云彩:“谢谢!”

云彩对他俩道了谢后,就跟着吴邪离开了。


吴邪不知道胖子见到云彩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什么心情。但是他相信胖子一定是想看见她的。


~~~未完待续~~~


[作者表示:在这对不起各位拖了好几天才更这篇文(´ . .̫ . `),因为最近有点忙,所以没时间更。还请大家多多体谅(。・ω・。)ノ♡]

十年之约(第三十二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麻烦各位点个❤️&👍吧!(;(๑´•.̫ • `๑);)

------------------------------------------------------------------------------------------

前情提要:

小花和黑瞎子一直沿着这条路走。


小花:“怎么会这样!?”


黑瞎子:“怎么了?”


小花:“前面没路了,而且也没有门。”


小花:“瞎子,你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


黑瞎子:“你小心。”


小花:“嗯。”

------------------------------------------------------------------------------------------

小花慢慢的向那面墙走去,落脚的时候却踩到了机关。顿时,墙壁里有飞去来器飞了出来。


小花赶紧闪开。没错这么多年来,他的身手还是一样这么好。


但是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一个飞去来器朝黑瞎子那飞了过去。


小花:“瞎子,躲开!”

黑瞎子一听,身手俐落的赶紧闪开。


但是就在小花提醒黑瞎子的时候,一个飞去来器划过了小花的脖子,直接划出了一道口子。


小花:“嘶—–”(小声)


黑瞎子:没听见)“我没事,你顾好自己。”


小花用棍子把飞去来器打落了下来。然后到那面墙前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机关。


小花:“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黑瞎子:“怎么了?”


小花:“这里没有开门的机关。”


黑瞎子:“不会的,张家人竟然在这里设置了机关,那这堵墙就不可能是装饰。”


黑瞎子:“花儿,用手指去感受试试。”


小花:“嗯。”

小花学着张起灵的模样细细的感受着每一个地方。


终于,在一个石头边发现了一个小小小小的机关。小花没有犹豫,直接按了下去,旁边就有一个小小的暗格开了。


里面放着一个不大的盒子,而盒子是木质的。


黑瞎子:“怎么样了?”


小花:“是一个盒子。”


黑瞎子:“盒子?等等,我们先回去。”


小花:“好。”

小花和黑瞎子原路返回。


黑豹:“花儿爷你们回来了!”

黑豹很惊喜的看见他们说道。


黑豹:“花儿爷,你怎么了?”


小花:“我……”

小花正想说没事,但是话还没说出口,人就先倒下了。


小花:“砰—–”(直接倒在了地上


黑瞎子:“花儿!黑豹,赶紧把他扶过去。”


黑豹:“好!”

黑豹把小花扶到了墙边安顿好。


黑瞎子:“他现在什么情况?”


黑豹:意识到黑爷不对劲,便开口说道)“黑爷,你的眼睛……”


黑瞎子:“看不见了,我不想告诉他。”


黑豹:“花儿爷好像是中毒了,他的脸色很不好。”


黑瞎子:“其他地方还有什么伤口吗?”


黑豹:“他的脖子上有一道很小的划痕。”



黑瞎子:想了想)“你去拿消毒水给花儿洗洗。然后把伤口包扎一下。


黑瞎子:“再把他的食指用刀划开,把里面的血挤出来。记得,两只手都要划开。”


黑豹:“好!”

黑豹立刻按照黑瞎子说的去做。然而黑瞎子凭着感觉坐到了小花身边。


黑瞎子:“哎!这下啊,我们算是亏了,什么都没捞着,还赔了。”


黑瞎子:“真没想到啊,我居然会折在张家!你说,要是我们可以出去那多好啊!”


黑瞎子:“我还没看够你唱的戏呢!”

黑瞎子系在眼睛上的手帕有血浸了出来。


黑豹:“黑爷!你没事儿吧!”


黑瞎子:“没事,你先给花儿处理伤口。”


黑豹:“好!”

黑豹按照黑瞎子说的,给小花处理好了伤口,但是他还没有醒过来。他们一直等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花才渐渐的醒了过来。


黑豹:“花爷!黑爷,花爷醒了。”(惊喜的说道)


小花:“我……”(声音沙哑)

小花察觉到有些不对,就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却发现被包扎着。随后再试着发声,但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哽咽,根本听不清。


黑瞎子:“花儿!”


小花:“我……我怎么…了?”


黑豹:“花儿爷你中毒了 ,但是刚刚处理过了,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但是因为你的伤口是在脖子,所以声音……可能有点损坏。”


小花:“什……什么意思…?我……我哑了…?”(沙哑)


黑瞎子:“花儿,你听我说,你不会有事的。等我们出去了,我就去齐家找他,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小花:“不…不………为什么……”

小花的情绪顿时激动了起来。


黑豹:“花儿爷,你冷静一点。”

黑瞎子见形式不对,直接把小花给劈晕了。


[小花:好你个臭瞎子!!!你给我等着!]

[黑瞎子:我这不是为了保护你嘛!花儿!]

[小花:滚!]


黑豹:“黑爷……这…”


黑瞎子:“他现在不能折腾。”


黑豹:“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黑瞎子吸了一口气,然后靠着墙,便开口说道。。。


黑瞎子:“等。”


黑豹:“等?可是?”


黑瞎子:“嗯,现在我们的情况只能等了。只希望吴邪他们可以早点到张家然后派人来接我们。”


黑瞎子:“我们的食物和水还剩多少?”

黑豹听后,看了一眼所剩无多的干粮。


黑豹:“放心黑爷,还够。”


~~~未完待续~~~

十年之约(第三十一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点个👍&❤️吧!

------------------------------------------------------------------------------------------

前情提要:

黑豹:“这是什么?”


黑瞎子:“这讲的是张家的一种尊卑。”


黑瞎子:“说的好像是只有张家最尊贵的血统才可以纹麒麟,或者是用和麒麟有关的东西。”


黑豹:“这口棺用的是吼,那证明他的地位不高咯?!”


黑瞎子:“不,你难道不知道张大佛爷纹的还是穷奇吗?”


小花:“吼应该是介于麒麟和穷奇之间的另一个阶级。”


黑瞎子:“还是我家小花儿聪明!”

------------------------------------------------------------------------------------------

在他们观察棺材的时候,墙壁发生了响动。


黑豹:“什么声音?”


黑瞎子:“不好!”


小花:“是密洛陀!”


黑豹:“密洛陀是什么?”(疑惑)


黑瞎子:“我只能说是可以要你命的东西。”

黑瞎子和小花立马把最没有战斗力和经验的黑豹推到了身后。然后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两人瞬间心有灵犀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都冲了上去。


墙里只有一个密洛陀,他们一左一右的开始打了起来。很快,密洛陀倒下了,小花出手杀了里面跑出来的蛇。


黑瞎子正想松一口气,随后准备伸手拍拍小花的肩。


小花立即感觉不对劲,伸手一推,把黑瞎子给推开了。就在此时,一个飞去来器从棺材后飞了过来。


黑瞎子:松了口气)“多谢花儿爷救命之恩。”


小花:“少贫了!等等!小心!”

黑瞎子一个不小心回了头,脸上的墨镜就被打了下来。


小花:“没事吧!?”

黑瞎子因为长期戴着眼镜,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现在突然有了光,他的眼睛一下就受不了了。


黑瞎子:“没事!”

小花立刻递给他一个手帕,黑瞎子用手帕把眼睛蒙了起来。那个飞去来器被小花踢了一下,踢到了墙壁上。但是就是这么一下,触发了机关。。。。。


周围一下整个亮了起来。小花难以适应这样的环境,紧闭着双眼。


黑瞎子:“这什么气味?”

黑瞎子闻到一股很奇怪的气味,并不难闻,而且还有点熟悉。


黑豹:“花…花儿爷,我为什么头这么晕?”


小花:“不好,闭气…”

但是已经晚了,小花和黑豹都倒了下去。


黑瞎子:“花儿!”

小花失去了意识后,直接陷入了幻境。


幻境里~~~

解连环:“解雨臣,管好你的谢家。”


小花:“解连环!你不是死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霍秀秀:“小花哥哥,救我!”


小花:“秀秀!!!”

突然有人拉了小花,小花一转身发现是霍老太太。


霍老太太:“解雨臣,你不是答应过我会保护好秀秀的吗?现在呢,你在干嘛?”


小花:”我………”(头上渗出了汗水。)


黑瞎子着急的叫着他。


黑瞎子:“花爷!小花!”

黑瞎子发现事情不对,一咬牙的伸手把遮在眼睛前的手绢扯了下来。


就在这瞬间,一阵强烈的光刺着他的眼睛。他快速的看了一下这个机关。发现这是张家常用的连动机关。


黑瞎子一咬牙,然后忍着痛,继续看着光的来源。看了好一会儿,他的眼睛里慢慢的开始流出了血。


黑瞎子:“妈的!”


黑瞎子:“花儿,恐怕我以后都要靠你了。”

他继续睁开眼睛,看着这里的环境。突然,他发现那束光好像是从壁画里出来的。


他立刻蒙上眼睛,然后拿起随身携带的匕首。凭着自己的记忆来到壁画前,拿起匕首把壁画毁了七七八八。


刺眼的光顿时消散了,墓室里的光线也渐渐暗去。那股香味也开始变淡了。


黑瞎子:“花……花儿…”(还没说完,变晕了过去)

等到墓室的香味差不多都消散了,小花也醒了过来。他揉了揉头。


小花:“我这是…怎么了?”


小花:“瞎子?!”

小花看见了躺在壁画前的黑瞎子,马上站了起来,三步换做一步的跑到他的身边。


黑瞎子眼里流出来的血已经把小花给自己的手帕弄红了。


小花伸出颤抖的手,慢慢的…放在黑瞎子的鼻子下面。发现他还有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小花把手帕拿了下来,但是手帕却从他手里滑落了下来。


小花:“瞎…瞎子…”(声音颤抖着)

顿时,一滴泪水……从小花的眼角落了下来。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轻微的滴滴答答声响。


----------------------------~我是分割线~----------------------------

过了一会儿,黑瞎子醒了过来。


黑瞎子:“咳……咳…”


小花:“瞎子,你醒了!”(惊喜)


小花:“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


黑瞎子:“没事,死不了。”


小花:“说什么呢你!”


黑瞎子:“都说了,我啊,不信鬼神,当然就百无禁忌了。”


小花:“还笑!”

小花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的机关都被黑眼镜破坏了,也就是说现在这里是安全的。


小花:“黑豹!”


黑豹:走了过去)“怎么了花儿爷?”


小花:“你守着他,小心点,我去前面探探路。”


黑豹:“好的,你小心。”


黑瞎子:“等等!我陪你去。”


小花:“你还是在这里呆着吧!”


黑瞎子:“这里呢我们也不太熟悉,我陪你去,也好有个照应。”


小花:“怕什么,大不了就是死这里。”


黑瞎子:“说什么呢!”


小花:“你刚刚自己说的百无禁忌。”


黑瞎子:“那是我,你才多大啊!”


小花:表示无语)


黑瞎子:“去不去了?”


小花:“走。”

黑豹立刻背起背包,然后跟着他们。


小花:“你就在这里吧!”


小花:“你对吴邪来说很重要,你不能出事。我们去探探路,一会儿就回来。”


黑豹:“可是……”


黑瞎子:“别婆婆妈妈的,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


黑豹:“好,那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黑豹:“但是就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你们不回来我就来找你们。”


小花:“好。”


小花扶着黑瞎子离开了那间墓室。


小花:“走这边,我们是从那边来的,想从来的地方出去是不太可能了。”


黑瞎子:“嗯。”

小花和黑瞎子一直沿着这条路走。


小花:“怎么会这样!?”


黑瞎子:“怎么了?”


小花:“前面没路了,而且也没有门。”


小花:“瞎子,你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


黑瞎子:“你小心。”


小花:“嗯。”


~~~未完待续~~~

【盗墓笔记】经典*惊艳语录/句子摘抄3

1. 你说解家雨臣,立也无痕,后来玲珑水袖,一纸戏文。

    你说王家胖子,嬉笑怒骂,后来痛彻心扉,长伴故人。

    你说张家起灵,麒麟缠身,后来悠悠长白,岁月无痕。

    你说吴家无邪,翘首回问,后来凝眸远视,不见天真。

    你说齐家黑瞎,痞笑轻睨,后来风雨陌路,孓然一身。

    你说潘家有子,粗狂忠义,后来一曲高歌,阴阳两隔。


2. 梦里有人叫潘子,他为信仰死在肮脏洞穴笑得凄狂。

    梦里有人叫胖子,他为一个欺骗自己的姑娘永远留在小山庄。

    梦里有人叫张起灵,他面对的东西沉重得荒唐。

    梦里有人叫吴邪,他为张起灵而天真沦丧一身伤。

    明明知道这不过是梦,坐在书前的人却还哭得那么凄凉。

                            —————我只是听书人,却奈何入戏太深。


3. 酒一斟,说吴家天真,曾涉世未深,追寻真相,后来看尽人心,十年之期。

    灯一盏,话张家起灵,曾无爱无恨,无喜无悲,后来羁绊变深,思断长白。

    曲一首,唱解家雨辰,曾歌喉婉转,唱遍浮华,后来一曲海棠,为己之殇。

    诗一话,论齐家黑瞎,曾一笑风声,笑谈烟雨,后来语花入情,缘定倾心。

    词一阙,赋王家月半,曾古怪重情,情定不移,后来云彩天边,巴乃无音。

    歌一段,演忠肝潘子,曾死生追随,忠心耿耿,后来阴山古楼,高粱断魂,

           ———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4. 酒一杯,敬你张起灵无伤无泪,无爱无恨,无喜无悲,路过几坊烟火吹,无人陪。

    酒两杯,敬你小三爷十年憔悴,十年不悔,十年相追,长白山无故人味,两行泪。

    酒三杯,敬你解雨臣长发常垂,长安不愧,长歌为谁,对弈一场空败北,千般悔。

    酒四杯,敬你黑瞎子王者承欢,王耀河山,王归难安,墨影一袭被血染,天太寒。

    酒五杯,敬你吴三省白了鬓边,白了流年,白了谎言,西沙海底可流连,再不见。

    酒六杯,敬你王胖子深年不弃,深情厚意,深交不悔,巴乃湖边伊人殁,空伤悲。

    酒七杯,敬你疯潘子义薄云天,义往直前,义无反顾,古楼洞穴身长眠,亦不悔。

    酒八杯,敬你稻米一路相随,一见相陪,一梦不悔,盗墓书中梦不归,绝不弃。


5. 一弦叹,叹起灵,云顶天宫,白雪覆君迹,孤身一人入门,从此岁月无痕迹。

    二弦叹,叹吴邪,过往天真,一去不复回,十年断肠相思,今生无缘空自悔。

    三弦叹,叹雨臣,水袖霓裳,戏子无情殇,望尽一世荣辱,可怜今世无量劫。

    四弦叹,叹瞎子,无牵无挂,笑看尘间世,从此无言追随,怎奈离别复相迎。

    五弦叹,叹胖子,此生相伴,本是无心人,却不料遇情殇,为一人空守巴乃。

    六弦叹,叹潘子,一生颠簸,终不的好眠,墓中唱尽一曲,漫漫尘世无此人。

    七弦叹,叹三叔,机关算尽,难以摘假面,妄窥雾中谜底,布局无奈作悲笑。

    八弦叹,叹了又叹,奈何不能与君伴。


6. 一花落,落长白,承载了谁的想念,见证了那裟蓝衣踏雪归来。

    二花落,落西湖,带来了谁的容颜,见证了十年之期再无天真。

    三花落,落北京,像极了谁的邪笑,见证了满山海棠语花独舞。

    四花落,落蔚海,就好似谁的舞姿,见证了黑瞎平静心海泛涟。

    五花落,落稻米,如谁蓝衣踏雪归,见证了十年之约信仰未变。

    六花落,落三叔,似谁笔下已归人,见证了时间流逝他们不改。

    七花落,落雨间,是谁约定的雨歇,见证了千年雨歇稻米未散。

    八花落,落心间,守谁千年起尸约,见证了蓝衣未改稻米相随。

    九花落,落书页,是谁写下这故事,见证了日新月异人心如初。


7. 这世间确实有一男子,名起灵,世千年,一世寂寥黑发永生如咒。

    这世间确实有一男子,名吴邪,忆天真,深入沙海远上长白孤走。

    这世间确实有一男子,名月半,思云彩,到老去茕茕一生无人守。

    这世间确实有一男子,名黑瞎,墨衣狂,真假看透痞笑烈酒伤喉。

    这世间确实有一男子,名语花,戏千曲,水袖半遮颜妖娆倾城楼。

    这世间确实有一男子,名潘子,永忠心,随三爷出生入死命难留。

    这世间确实有一男子,名三省,真假面,面对身份谜题他难开口。

    这世间确实有一女子,名阿宁,人坚强,卖命一生无悔不论忧愁。

    这世间确实有一女子,名秀秀,思竹马,年少奶奶庇护快乐无忧。

    这世间确实有一男子,名徐磊,三胖子,谱写盗墓笔记佳作不朽。


8. 世有天真半世名唤吴邪,一抹笑颜温润了岁月,

    世有沉默温柔名唤起灵,一身蓝衣淡漠了风雪,

    世有戏子倾城名唤语花,一袭繁妆惊艳了流年,

    世有风流不羁名唤黑瞎,一双墨目看淡了生死,

    世有义薄云天名唤潘子,一首离歌悲怆了世人,

    世有摸金校尉名唤胖子,一句玩笑道尽了人心。

    世有一书名唤盗墓笔记,一个十年等尽了离别。


9. 青铜门后,他古刀作伴,思吴邪。

    苍凉大漠,他天真不再,念起灵。

    解家深宅,他看透世间,焚墨目。

    无尽黑暗,他一笑而过,葬语花。

    巴乃迷情,他男儿泪下,忆云彩。

    张家古楼,他无惧生死,保三爷。


10. 敬起灵一杯酒,愿你来生不姓张。

       敬吴邪一杯酒,愿你来生仍天真。

       敬胖子一杯酒,愿你来生能遇她。

       敬花爷一杯酒,愿你来生无责任。

       敬瞎子一杯酒,愿你来生过安稳。

       敬潘子一杯酒,愿你来生不拼命。

       敬阿宁一杯酒,愿你来生有夫疼。


11. 小三爷,苦等十年天真不再,青铜门外泪风华

      哑巴张,茫茫长白世事变迁,桑田沧海忘了他

      花儿爷,翩舞戏台散场弄罢,粉红衬衫妆颜花

      黑瞎子,贱笑青椒情断海棠,桀骜厮杀墨镜砸


12. 我吴邪,倾家荡产,只为一人笑颜。

       我张起灵,万水千山,只为一人踏遍。

       我解雨臣,唱尽浮生,只为一人掩面。

       我王月半,十年痴念,只为一人相伴。

       我吴三省,机关算尽,只为一人平安。

       我陈文锦,古墓涉险,只为一人流连。

       我齐黑瞎,把酒言欢,只为一人痴缠。


13. 一跪长白 起灵不忘归来。

      二跪杭州 天真初心不改。

      三跪巴乃 胖爷喜乐安泰。

      我不在那十年,你是否双眸淡然一如当初,我见你那般?


14. 你的蓝衣黑发成了我心底最深的牵挂。

      你的天真不见成了我心底最痒的伤疤。

      你的海棠如画成了我眼中最长的盛夏。

      你的墨目如夜成了我眉心最美的朱砂。


15. 一身韶光,二月海棠 。

       三代匆忙,四海相忘 。

       五感六识,七弦断章 。

       八荒遍寻,九门真相 。


16. 多年以后,当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

      没有人记得那个失去天真依旧守着十年承诺的吴邪。

      哑巴张这个名号也随着这个十年而被世人所遗忘,再也没人知道张起灵是谁。

      当王胖子守死在巴乃时,也不会有人记得那个地上地下,嬉笑怒骂的王月半。

      解语花的咿咿呀呀也因为那个家族而彻底消失在了戏台,只剩下了解当家解雨臣。

      黑瞎子呢,当他做出决定时,他,也被世人忘记,忘记那个总是带着痞气笑容的齐黑瞎。

      当817这个约定不再是永恒时,不会有人记得,那些人与那些约定。

      当盗墓笔记淡出人们视线的时候,南派三叔是什么,鬼玺是什么,青铜门是什么,十年是什么……也没有知道了。

      而当别人再次问起的时候,稻米只会扬起淡淡的微笑,说“秘密”


17. 吴邪:原来最残忍不是曾经天真,而是我用尽一生天真无邪,也留不住你片刻生命。

       小哥: 原来最残忍不是从未拥有,而是你先让我知道了活着的意义是为你,而后又让我亲眼看你没了呼吸。

       王胖子:原来最残忍不是我还没开口你便拒绝,而是当我有勇气对你说出那三个字时你却再也听不见了。

       解语花:原来最残忍不是无法相守,而是我第一次想挽留你却再也停不下死亡的进程。

       黑瞎子: 原来最残忍不是未曾交集,而是时光永远停留在相遇那一刻渐成永恒。而你微笑的面容渐行渐远,模糊成十一年前泛黄月晕。


18. 不说那年楼下惊鸿一瞥,墓道纵横,你蹒跚踉跄苦寻他背影。

      不说新月饭店点亮天灯,铁三角扰,你天真依旧说带他回家。

      不说张家古楼路途凶险,命悬一线,你摇响铜铃誓救他一命。

      不说长白雪山千里送君,霜染白头,你许下一诺愿待他十年。

      可惜最该懂的人,却一脸的波澜不惊。


19. 你要记得,青铜门内寒彻骨,回头便是回家的路,回来杭州,管他几番流年忘川一渡。

       你要记得,你的故事落纸成书,这浮生一杯酒太苦,你又何必沉浮。

       你要记得,时光刻下了你的眉目,远若青山淡若湖,澄澈眼神 皆是无助。

       你要记得,你今宵醉了酒剪了灯花一处,哪方还有苍梧,埋着儿郎的枯骨。

       你要记得,路尽天涯时你要卸甲解鞍停下稍驻,我自会在背后,等着你回头的那一幕。


20.  你们可知,西子湖畔的吴邪天真不再,十年沦丧一身伤。

       你们可知,长白雪巅的起灵铜门独守,十年黑暗独自闯。

       你们可知,西府梨园的花爷九门担当,十年重任一肩扛。

       你们可知,浪迹天涯的黑瞎轻狂不羁,十年笑意掩彷徨。

       你们可知,嬉笑人生的胖子淡看凡尘,十年痴心为伊人。

       你们可知,忠肝义胆的潘子命坠黄泉,十年刻骨忠魂醉。


21. 你说七星鲁王,初见一场,后来不归之路,各自无妄。

      你说怒海如狂,情深意长,后来得见天日,夜夜寒凉。

      你说云宫天上,万奴拥王,后来终极开启,幸得归旁。

      你说楼中为你,殊途同往,后来潘子在里,魂归阴阳。

      你说人生在世,不过消亡,后来梦影流光,将你做王。

      你说浮华过往,人走茶凉,后来白骨作沙,惜君如常。

      你说天苍地茫,归途太长,后来长白雪山,故人两忘。


22. 张起灵,

      我知道杭州没有天真,

      北京没有解语花和胖爷,

      没有霍家七姑娘霍秀秀,

      没有黑瞎子的痞笑,

      这些,我知道。

      张起灵,

      我知道没有同生共死的铁三角,

      没有戏子所言此生情长,

      没有一日一日沉淀下来的感情,

      没有一个人的沉默守护一个人的情深不寿,

      这些,我也知道。

      张起灵,

      我知道长白山没有青铜门,

      我知道长白山没有你,

      这些,我都知道。

      但是我没办法,

      我没办法说服我自己不去想你,

      没办法说服自己不爱你,

      没办法说服自己不去心疼你。

      起灵,

      天暗下来,

      你是我的星辰,

      是我的光芒。


 23. 【吴邪】

          从吴小佛爷到吴老板,

          这一路多少人心疼着这个男人的改变,

          曾经吴邪是那些笔记里的光,

          温暖却不炙热,

          而他是多少人心里的伤口,

          他有几道伤疤我们也跟着痛了几次,

          这个吴邪,

          曾经被谁带入了局,

          最后又为谁设了局,

          他还是吴邪,

          他只是在对兑现一个承诺。


        【张起灵】

          这本不是他的名字,

          张家有过多少“起灵”,

          他说过自己没有过去和未来,

          那么,

          他的过去,

          我们已无法参与,

          他的未来我们一直翘首以待,

          还有一年,

          这个张家最后的张起灵,

          欢迎回家。


        【王胖子】

          每个故事里都有一个可爱的胖子,

          北京潘家园的王月半,

          其实他没有那么市侩,

          一旦认定了是朋友,

          他便生死相待,

          云彩走了后,

          他慢慢活泼起来了,

          你们不用担心,

          那个幽默机智的胖子一如初见。


        【解雨臣】

          脸上惯有一抹轻笑,

          心上戴着一张面具,

          身上披着戏袍在别人人生里辗转,

          他是解雨臣,

          也是解语花,

          精明决绝是他,

          独负家族是他,

          年幼浴血是他,

          不提宿命是他,

          记住,

          他是花儿爷,

          不是花儿娘。


        【黑瞎子】

          豪迈乖张如他,

          浪漫裹着风沙,

          戈壁莫黄,

          夕阳迷醉,

          在柴达木公路,

          他可以抢了别人的面包车哼着歌上路,

          当墨镜被炸裂,

          满身是血,

          他还可以唱着青椒肉丝炒肉之歌,

          结局如何,

          他不关心。

          黑爷只要尽兴痛快,

          敬黑爷。


24. 一叹张起灵命运多坎,鬼玺重现留在长白山巅。

       二叹小三爷命运不济,迷雾掩盖天真散落沙海。

       三叹解雨臣命运多舛,戏装卸下倾尽当家风采。

       四叹黑眼镜命运不公,人生苦短墨色破碎深埋。

       五叹书外人无能为力,阖上书页只能梦境重演。


25. 盗墓笔记到底给了我们什么?

      盗墓笔记写了一个青年,从天真懵懂,写到了成熟稳重,似乎是在告诉我们,成长,是迟早的事。

      盗墓笔记写了一个胖子,从豪放洒脱,写到了红尘羁绊,似乎是在告诉我们,爱情,是迟早的事。

       盗墓笔记写了一个哑巴,从过往虚无,写到了置身长白,似乎是在告诉我们,迷茫,是迟早的事。

       盗墓笔记写了一个富豪,从男女莫辩,写到了英姿飒飒,似乎是在告诉我们,接受,是迟早的事。

       盗墓笔记写了一个瞎子,从笑看人生,写到了魂归何处,似乎是在告诉我们,死亡,是迟早的事。

        盗墓笔记似乎告诉了我们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告诉我们,最终只留下了一个约定,让我们足以守候十年。


26. 我会记得长白的雪,化了又积,生生不息。

      我会记得西湖的雨,停了又下,绵绵不断。

      我会记得盗笔的坑,填了又挖,永不完结。

      我会记得这场相聚,年岁流转,我们仍在。

      我会记得这个盛世,永不终止,泱泱千年。


27. 我想去杭州,即使那里没有一个叫吴邪的男子,没有名动天下的藏剑山庄,没有那个盲眼却倾城的庄主曾打坐的天泽楼。

      我想去长白山,即使那里没有淡出红尘万世不朽的张起灵,只有常年茫茫的白雪。

      我想去长沙,即使那里没有解语花粉墨登场唱尽浮生的戏台,没有九门提督兴衰荣辱。

      他们活在我的想象里,这一切是多么虚幻。

      可是我依旧会去探寻他们的踪迹,哪怕只是走过那片我心中他们存在过的土地。

       因为那是我用整个青春做过的梦,你让我如何当玩笑一场轻松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