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灵K.ylin

“如果这世间有神明,那一定是他。”

十年之约(三十六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求求你们点个❤️&👍吧!🥺

------------------------------------------------------------------------------------------

前情提要:

王胖子:“你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还是说你想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呢?自己™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胖子二话不说就开始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我瞬间发现自己真的太冲动了,以往让我自豪的理智,在这时候完全没有了。


小哥:“吴邪!”


我猛的回头,就看见闷油瓶在往我们这里跑过来。


就在这时,我们所在的这个亭子忽然塌了。


我和胖子都开始往下掉。。。。。

------------------------------------------------------------------------------------------

依旧是吴邪视角

我看见了跳下来的闷油瓶,就像十年前在长白山一样。。。

是啊,那个奋不顾身跳下三十米多高的悬崖就因为一句“我听见你呼救的声音了”那个闷油瓶他真的回来了。


十年了!!!


十年过去了!!!!!


他又回来了!!!!!!!


他进青铜门好像就是昨天的事一样,但又好像过了很久,很久,特别久。


闷油瓶头朝下,让自己下落的更快,然后在伸手抓住了我,让我掉落的速度更慢了一些。


然而此时的胖子已经到地了,就因为那“嘭”的一声,我就已经知道这回胖子摔惨了。


我要到地的时候,闷油瓶拉了我一把,让我好好的站在了地上,随后他一个帅气的转身就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王胖子:吃痛的叫着)“哎哟喂呀!”


王胖子:“嘶—–小哥你也太不仗义了,怎么就只拉小天真啊!胖爷我也掉下来了啊!”

闷油瓶看了看我,发现我没事这才开口。


小哥:“你太胖了,掉的太快,追不上。”


王胖子:“我……我胖?”


王胖子:“小哥啊小哥,难道你和我说话都不用讲究社交礼仪吗?”


吴邪:“好了胖子,没事吧!”


王胖子:“嘶—–胖爷我屁股都要摔平了,痛死我了。”


吴邪:轻笑了笑,随后开口问道)“这里是哪里?”

闷油瓶摇了摇头。


王胖子:“不会是张家的藏宝库吧!小哥,你深藏不露啊!”


王胖子:“不得不说你们老张家挺有钱的!”


吴邪:“怎么?还想当上门女婿啊?”


王胖子:“胖爷我要是不爱钱,那就不是胖爷了。”


王胖子:“但是我可看不上小哥,就他那闷油瓶的性格,要是和他一起我不得闷死才怪。”


小哥:“谢谢。”


王胖子:惊讶)“谢谢?”


王胖子:“哎,小哥,我说你也太坏了吧!”


吴邪:“好了好了!咱们赶紧走了,去找找出口。我们现在可是什么装备都没有。”


我们大概看了看这里的环境,是一个很大的空间,还好我身上还带有一把匕首和一只手电。


胖子因为才醒,所以什么都没带。


而闷油瓶回到张家以后又拿到了一把黑金古刀,和在西王母宫掉的那把一模一样。


王胖子:注意到小哥的黑金古刀)小哥,你这刀…批发的?!掉一个又来一个。”

闷油瓶没回应


吴邪:“这里应该是张家的地底下。”


小哥:“嗯。”


[作者:果然小哥就是双标。]

[吴邪:必须的。]

[小哥:嗯。]

[王胖子:你俩别搁在这秀!!!]


王胖子:“合着我们是直接把人家地都搞穿了?”


王胖子:“那现在怎么办?我可不敢往上挖。要是你们老张家谁在解决人生大事,我们直接给人家干穿了,那不就尴尬了嘛!”

我白了胖子一眼,他这个性格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变。


吴邪:“我说胖子,想挖那你也得有工具吧,难道用手啊?!”


王胖子:“也不是不可以,但天真,你看看胖爷我这细皮嫩肉的,适合干这行吗?”

我俩互看了一眼,然后心里都想到了同个点。


我们同时转头看向闷油瓶。


小哥:“走吧。”


王胖子:“我选择跟小哥走,这毕竟是人家地下室啊,你说是吧天真?!”


吴邪:“你家地下室连你自己都不熟悉?”

我现在越看见闷油瓶就越来气,我明明告诉过自己不止一遍别被情绪扰乱了。但是现在我看见他我就想起他说的话。


王胖子:“小天真,你不对啊!这可是小哥啊!”


吴邪:“我又没瞎,都快三十的人了,能不加小字吗?”

闷油瓶我是凶不了了,胖子就只能承受着我的脾气了。


王胖子:“得!我看啊,胖爷我这回是被当做出气筒了呗!”


王胖子:“可怜啊,胖爷我才和云彩见面还没有好好温存一下,现在居然在这个鬼地方。”


吴邪:“云彩都告诉你了?”


王胖子:“那可不是,再怎么说我也是她胖哥啊!”


吴邪:“那她现在是?”

与其这里一个人生气,还不如找些其他的事来想一想思考一下。

还不等胖子开口,一直走在最前面的闷油瓶就开口了。


张起灵:“她是张夏收的徒弟。”


王胖子:“还有这回事?”


吴邪:“合着你什么都不知道?”


王胖子:“就这么一点时间,你想我知道什么?这不还有族长在这里嘛!”

闷油瓶看了看我,我看见他又想起来他之前说的话 直接就把头转了过去。


小哥:“她是张家本家的一个孩子。在一次下墓的时候,她的父母都死了。张夏就收了她当徒弟,把她养在身边。”


小哥:“后来张家的圣女过了三十岁,就把她选为了张家的圣女。”


小哥:“上一次在巴乃应该也是张夏一手安排的。”

我kao,我顿时特别惊讶!看着没什么实力的云彩居然还有这样的身世和背景。哎果然啊,老张家的人都不一般。


王胖子:“圣女?圣女是干什么的?”(疑惑不解

胖子问了这个,闷油瓶就一直看着我,看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哥:“张家有族规,不可以和外族人通婚。”


小哥:“圣女必须要是张家最纯正的血脉。”


王胖子:“等一下,什么意思?”


王胖子:“这圣女该不会是………给小哥准备的媳妇吧…?!”

这个消息简直让我顿时愣在了原地。


王胖子:“这那不行!云彩是我的,我把天真给你!”


吴邪:“小哥……胖子说的是真的?”

我紧张的看着他,我就害怕他说一个是。


小哥:“是。”

他娘的,这都tmd什么事啊!


云彩和小哥居然要结婚!!!


王胖子:大声说道)“不是,天真,你他娘的走什么?胖爷我还没走呢,你慢点!”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身体就是不受控制的想走,想离开这个地方,不想再看见闷油瓶……


吴邪:“咳咳咳…!”

肺里的难受让我不得不停了下来。好像自从到了张家,我就再也没有这么剧烈的咳嗽过了。


我难受的蹲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我感觉自己还有一个地方,比肺更疼上千百倍。



那就是心。



我的心真难受,像是有什么堵着一样。


王胖子:“天真!”


王胖子:“天真,你怎么样?!”


小哥:紧张+担心的喊着)“吴邪!”

我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


闷油瓶在此刻立即把我抱在怀里。


小哥:“吴邪!怎么样了?”


吴邪:“咳!咳!咳!”

我看得出来闷油瓶也在担心着我。


但我的情绪一下就激动起来了,咳嗽也一直止不住。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激动。


就在此时,我感觉有人打了我,我就晕了过去。


王胖子:“小哥!你干嘛?!”


小哥:“他现在情绪不稳定,对他很不好。”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只是感觉很难受,很难受。


王胖子:“天真,你怎么样了?”


吴邪:“胖子?我没事儿,我这是怎么了?”


王胖子:“你真的吓死我和小哥了。”


吴邪:“小哥?”


吴邪:“他在哪里?”


王胖子:“去探路了。我说天真,你怎么回事啊?”


王胖子:“怎么突然那么激动?难道你喜欢云彩,我可告诉你,云彩是胖爷的。”


云彩…闷油瓶…圣女。


一段段的记忆开始涌入我的脑袋里。


云彩是圣女,是张家为闷油瓶精心挑选的老婆。。。


小哥:“吴邪!”

熟悉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未完待续~~~


小剧场:

[吴邪&王胖子:你个臭丫头!给爷滚出来!!!]

[小哥:眼神十分恐怖,还提着黑金古刀)]

[作者:本人不在,有事别来,没事请走。]

[吴邪&王胖子:我TM给爷出来!!!小心我放火!

[作者:跪下)别别别!各位大爷,小的知错!小的一定会改!]

[吴邪&王胖子&小哥:我们等着!(恶狠狠的瞪着]

[作者:吓)是是是!!!]

评论(10)

热度(8)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