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灵K.ylin

“如果这世间有神明,那一定是他。”

十年之约(第三十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麻烦点个👍&❤️吧……。:゚(;´∩`;)゚:。

------------------------------------------------------------------------------------------

前情提要:

霍道夫:“你还能想起我来,不错嘛!”


吴邪:“你没事吧?!”


霍道夫:“你以为我是他们啊?!”


吴邪:“你们之前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失踪了?


霍道夫:“我也不知道,我按照他们两个离开的路跟了过去,但是就像是鬼打墙一样,怎么也走不出来。”


霍道夫:“不知不觉我就在里面转了很久,直到体力不支。”

------------------------------------------------------------------------------------------

看来每个人离开后,他们所到达所经历的都是不同的。


张日山和胖子走散后到了一个满是孔的通道,那些孔里时不时会冒出黑色的虫子,和蚯蚓差不多,但是比蚯蚓要长得多。而且特别坚硬,前端还是尖的,很锋利。


张日山的手指就是那样没的。


吴邪忽然担心起小花儿他们来。张家没有那么简单,而且既然这一切都是张夏的阴谋,吴邪和小哥待在一起自然是遇不到那些要命的机关。


这一路遇到的都是关于呼吸的。可是早就和他们分开的小花儿等人呢?会不会遇到生命危险?


吴邪:“小花儿呢?”


云彩:“他们………”


吴邪:“他们怎么了?”


云彩:“他们情况不太好。”


吴邪:“带我去见他们。”


云彩:低头不语)


吴邪:“快点!”


云彩:“好!”

吴邪跟着云彩来到了一间房间。刚推开门就听见黑眼镜的声音。


黑瞎子:“谁?”

吴邪没说话。


云彩:“是我。怎么样了?”


黑瞎子:“我没事。那你觉得怎么样了?小花儿都嗓子……”(还没说完就被吴邪给打断了)


吴邪:开口说道)“小花儿的嗓子怎么了?”(眼里满是着急)


黑瞎子:“吴……吴邪!”


吴邪:“是我。那你快说啊,小花到底怎么了?你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黑瞎子:”小花…嗓子受伤了……”


黑瞎子:“我的没事,老毛病罢了,只是提前发作了而已…。”


吴邪:“老毛病?什么意思?”


黑瞎子:“就是瞎了呗!”

吴邪顿时感觉像是被闪电劈了一样。就这样的愣在了原地。


吴邪:“医生呢?看过了没?”


云彩摇了摇头,说道。

云彩:“没有。在族里,没有族长或者长老们的发话,根本没有人敢来。”


吴邪:“妈的!”

正当吴邪正想去找闷油瓶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有一块闷油瓶给的项链。


吴邪赶紧从脖子上取下项链递给云彩。


云彩:惊讶)麒麟项链!这…怎么在你这里?!”


吴邪:“这个你就别管了,赶紧去找医生。”


云彩:“哦…哦好!”(赶紧离开)


吴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黑瞎子叹了一口气,随后开始讲述起他们的经历来。


回想中~~~~~

分开后,他们顺着甬道走了很久,到了一间墓室。


黑豹:“花儿爷,黑爷,你们看!”

映入眼帘的是一口棺,那棺就摆在正中间。


小花:“这是谁的棺?”

棺材下面是几只形状各异的动物,但是都是黑豹没见过的动物,自然而然也不认识。


小花:“这是什么?”


黑瞎子:“这是吼。”


小花:“吼?我去看看。”


黑瞎子:“好,小心。”


小花:“嗯!”


黑豹:“黑爷,什么是吼?”


黑瞎子:“你小子还要多学着点儿!你要是想跟着吴邪 ,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黑豹听了后,再看了看那口棺材,然后挠了挠脑袋。


黑豹:“小佛爷…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黑瞎子:“他啊……说实话我认识他这么多年,都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黑眼镜:“哑巴张在的时候他还是天真,但是别人都只觉得他是吴三省的侄子,吴家小三爷。后来哑巴张走了,他就彻底的成了邪帝。只要是在道上的,就没有不知道他的,因为他是吴小佛爷。”


黑豹:“张起灵?”


黑瞎子:“嗯。他就是影响吴邪一生的人。”


小花:“你们来看。”

远处看着棺材的小花儿叫了起来。黑瞎子和黑豹立马赶了过去。只见棺材的边缘是一幅雕刻画。


黑豹:“这是什么?”


黑瞎子:“这讲的是张家的一种尊卑。”


黑瞎子:“说的好像是只有张家最尊贵的血统才可以纹麒麟,或者是用和麒麟有关的东西。”


黑豹:“这口棺用的是吼,那证明他的地位不高咯?!”


黑瞎子:“不,你难道不知道张大佛爷纹的还是穷奇吗?”


小花:“吼应该是介于麒麟和穷奇之间的另一个阶级。”


黑瞎子:“还是我家小花儿聪明!”


~~~未完待续~~~


小剧场:


群聊内~~~

天真无邪&胖爷:@婧 原来这就是我们不祥的预感!

胖爷:你这丫头下手,不对,是下笔还挺狠的啊!

天真无邪:确实!闷油瓶,你来评评理!@闷油瓶

闷油瓶:。。。

婧:会吗?我也不想的啊!(心想*到了后面还有更精彩/刺激的呢!)

闷油瓶:直接抽出小黑金)

婧:吓)啊!小哥啊,你………

天真无邪&胖爷:闷油瓶/小哥还是算了!你这样…还挺吓人的!人家只是个丫头。

闷油瓶:好。

胖爷:回归正题。。。。。。看胖爷我不打死你这丫头,我的名字就倒着过来写!@婧

婧:子胖王?还是说要掉乱的?胖子王?子王胖?

天真无邪:啊哈哈哈哈哈!!!!!(捧腹大笑)

胖爷:tmd。。。。。

                               “胖爷”把“小花”加入群聊

                               “胖爷”把“黑爷”加入群聊

婧:whatt?!找帮手?!

小花&黑爷:?????

胖爷:你俩位爷来评评理!

小花:@婧

黑爷:@婧

胖爷:@婧 这丫头呢!?!

婧:此时已经溜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天真无邪&胖爷&闷油瓶&小花&黑爷:。。。。。。。

十年之约(第二十九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点个👍&❤️吧!

------------------------------------------------------------------------------------------

前情提要:

吴邪:“是你!”


张夏:“没错是我!”


吴邪:“你早就知道我得了肺癌命不久矣,那当然也包括了这一路上的机关都是你一手安排的!”


张夏:笑了笑)“不愧是邪帝,果然聪明。”

------------------------------------------------------------------------------------------

吴邪:“难道你就不怕闷油瓶吗?”


张夏:“族长?我当然是怕啊,但是他现在可不敢拿我怎么样。”


吴邪:“什么?”


张夏:“如今的张家所有权利都在我手里。忠于他的也就那么几个人罢了!”


张青:“你应该还不知道吧,他为了救你身受重伤,现在都还没有恢复。现在是他需要我的帮助,而不是我。”


吴邪:“你说什么…?闷油瓶受伤了。


云彩:“吴邪!”


吴邪:震惊)“云……云彩,你不是……”


云彩:“长老!”


张青:“圣女,自从你从巴乃回来以后就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云彩:“长老我……”


张夏:“算了,你有什么事?”


云彩:“族长要见吴邪。”


张夏:“吴邪,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吴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吴邪现在脑袋很乱很乱。。。


云彩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张夏又为什么要叫她圣女?

还有张家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闷油瓶不自己来找我?

闷油瓶的伤势又怎么样了?


这些问题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抓挠着吴邪一样,让他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云彩:“吴邪?”


吴邪:“走吧!”


吴邪:“闷油瓶,他怎么样了。”


云彩:“情况不是很好。”


吴邪:“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云彩:“这个……说来话长。”


云彩:“我们还是赶紧去找族长吧!”

一路上,吴邪看着周围的建筑物,竟然和张家古楼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张家古楼每一层都有机关,而这里却很安全。


云彩:“族长!吴邪来了。”


小哥:“吴邪!”


吴邪:“小哥!你没事吧!”

闷油瓶就这样坐在主位上,在别人眼里看着完全一副没有事的样子。但是吴邪看得出来,他的脸色要苍白很多。


小哥:”你先回去吧,我有事和他说。”


云彩:“好的,族长!”

云彩看了看吴邪像是要问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还是退了出去。


吴邪知道她想问的…………应该是胖子。


吴邪:“小哥,云彩她?”


小哥:“她其实是张家选出来的圣女。”


吴邪:“圣女?”


小哥:“嗯,上次出现在巴乃也是张夏指使的。”


吴邪:“那胖子………”


小哥:“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吴邪看着闷油瓶的脸色越来越差。


之前只是以为他伤的有点严重,但是从来没想过他伤得这么严重,连坐在主位上都是在硬撑的。


吴邪:“小哥,你现在先好好休息一下。”


小哥:“吴邪。”


小哥:“虽然云彩骗过我们,但是现在的张家她是可信的。”


吴邪:“嗯,我知道了。”


吴邪:“你先好好休息。”


小哥:“我不能休息,现在的张家很乱。”


吴邪:“张起灵!”(大喊了声)


小哥:“那两个小时以后记得叫我。”


吴邪:“你放心,张家我也可以帮忙,我可是吴家小三爷,整个吴家盘口都是我在管的。”

闷油瓶很倔,吴邪好不容易才把他叫去睡了一觉。


吴邪还从云彩口中知道他自己已经睡了三天了。这三天闷油瓶恢复了记忆,开始派人去找胖子和小花儿他们。但是张家的事也没有那么简单。


吴邪也不知道闷油瓶具体是怎么证明自己身份的,但是他知道肯定不是拿个身份证那么简单。


云彩:“找到了!吴邪!?”


吴邪:“怎么了?”


云彩:“族长呢?”


吴邪:“他在休息,有什么事和我说。”


云彩:“找到胖哥哥他们了。但是他们情况很不好。”


吴邪:“走,带我去。”

看当时胖子的情形,这么多天的封闭到现在情况一定好不了。吴邪急匆匆的赶到,还好大家都回来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是好的。


首先是胖子,他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但是看他身上,却全是烫伤的痕迹 。


吴邪不能想象他在那里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还有就是张日山,吴邪见到他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没了一个。


吴邪:“你……”


张日山:“放心吧,死不了!族长呢?”


吴邪:“小哥受了点伤,现在还在调养。”


吴邪:“你的手………”


张日山:“没事,我原本也不想继续待在张家了。等这里的一切都结束了,我就带着梁湾离开。”


吴邪:“嗯。”


吴邪:“霍道夫呢?”

正当我问着霍道夫的情况时,他就端着一个盘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霍道夫:“你还能想起我来,不错嘛!”


吴邪:“你没事吧?!”


霍道夫:“你以为我是他们啊?!”


吴邪:“你们之前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失踪了?


霍道夫:“我也不知道,我按照他们两个离开的路跟了过去,但是就像是鬼打墙一样,怎么也走不出来。”


霍道夫:“不知不觉我就在里面转了很久,直到体力不支。”


~~~未完待续~~~


小剧场:

                   “胖爷”创建了一个群聊

                   “胖爷”把“婧”加入群聊

                   “胖爷”把天真无邪”加入群聊

                   “胖爷”把“闷油瓶”加入群聊


婧&天真无邪&闷油瓶:…。…。…。…。…。…。

天真无邪:你竟然开了个群聊@胖爷

胖爷:方便嘛!

婧:可恶!我竟然慢了一步开群!@胖爷(ノ`Д´)ノ彡┻━┻(直接翻桌子)

胖爷:。。。。。。。

婧:话说回来,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呀!@天真无邪@胖爷@闷油瓶

天真无邪:惊吓才是!

胖爷:太惊喜了!太意外了!云彩竟然没死诶!

闷油瓶:。。。

婧:嘿嘿!(心想*那就要来点好玩的了!

胖爷:等等!那你什么时候把我安排醒过来啊!我已经等不及见到云彩了!!!

婧:………看情况!

天真无邪:话说回来,你这丫头怎么想到让云彩当圣女呢?

婧:不知道!随机应变呗!

天真无邪&胖爷&闷油瓶:盯着婧,有种不祥预感)ಠ_ಠ

婧:你们别这样盯着我啊!(颤抖)

天真无邪:有种怪怪的感觉。

胖爷:就连胖爷我也是。

闷油瓶:嗯。

婧:。。。。。

十年之约(第二十八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麻烦大家点个❤️&👍吧!

------------------------------------------------------------------------------------------

前情提要:

眼看着吴邪就要到对面的时候,他却突然踩到了一个机关。吊桥直接从两边断开。


这一切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吴邪和闷油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吴邪就开始极速下坠。


小哥:“吴邪!”(大喊)


吴邪:(心想*就这样吧,就这样死去好了!我累了,真的累了。

------------------------------------------------------------------------------------------

吴邪缓缓的闭上眼睛,去感受,感受最后的一次呼吸。最后一次的下坠。但是他却突然感觉自己的上方好像有什么。


吴邪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


吴邪:“小哥!”(惊讶)


小哥:“吴邪!”

吴邪突然觉得自己就这样死去好像很遗憾。因为他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他还有闷油瓶,胖子,铁三角,还有三叔,还有张家的秘密,一切都还在等着他!


吴邪意识到自己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但是他的身体依旧在极速下坠。好像是上天感受到了我的祈求特意不想让他活一样。


忽然,墙壁上长出来的树枝挂了吴邪一下,顿时疼的吴邪直冒汗,我觉得我的背一定被刮烂了。。。


但是就是这一挂,闷油瓶追上了吴邪,随后伸手拉住了他。


小哥:“吴邪!”

闷油瓶用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把吴邪护住。虽然是为了救吴邪,但是他还是会觉得很别扭。


很快,他们就落地了。吴邪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搬了家 。


吴邪:“小哥!”


小哥:“咳咳……我没事!”


吴邪:“咳…咳……咳……咳……


小哥:“吴邪!”


吴邪:“我没……噗———”

吴邪正想着说他没事,结果一口血喷了出来。


闷油瓶慌张的背着我就开始走。


吴邪:“闷……油瓶咳咳…!”


小哥:“我在。”


吴邪:“要是我死了,你不要伤心,你去找到张家以后帮我好好揍我三叔一顿。”


吴邪:“咳咳!”


小哥:“不会的!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的!”


吴邪:“闷油瓶…”


小哥:“吴邪,我带你出去!”


吴邪:“咳咳!”

吴邪感觉自己真的好累好累,他知道自己还不能睡,但是实在是太累了,他就这样的晕了过去。


----------------------------~我是分割线~----------------------------


梦境里~~~~~

吴三省:“大侄子!”


吴邪:“三……三叔!你到底跑哪去了?”


吴三省:“大侄子,对不起啊!我没有陪你长大,但是我一直在暗处看着你。”


吴邪:“你到底在哪里?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

他上前抓住吴三省的手,但是却怎么也抓不住,甚至他还消失了。


吴邪:”三叔!”


吴邪:“吴三省!”


随后~~~~~

潘子:“小三爷!”


吴邪:“潘……潘子!”


潘子:“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头!


潘子:“小三爷,和潘子走吧!潘子护着你。”


吴邪:“潘子……”


阿宁:“吴邪!”


吴邪:“阿宁…?!”


阿宁:“和我们走吧!”


吴邪:“我………”(正当吴邪在犹豫中,一人的声音响起)


小哥:“吴邪,我要带你出去!”


吴邪:“闷油瓶!”


小哥:“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吴邪:“闷油瓶!不要!”

吴邪猛的坐起,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


张家人1:“醒了!”


张家人2:“真的醒了!”


张家人2:“快,快去通知族长和长老。”


张家人1:“好!”


吴邪:“我……我在哪里?”


张家人2:“这里是张家!”


吴邪:“张家?”


吴邪:“闷油瓶呢?”


张家人2:“你说的是族长吧!?”


张家人2:“他正在处理张家的事物,我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了。”


张夏:“真没想到,你还是醒了!”(走了过去)


张家人2:“大长老!”


张夏:“嗯,你先下去吧!”


吴邪:“是你!”


张夏:“没错是我!”


吴邪:“你早就知道我得了肺癌命不久矣,那当然也包括了这一路上的机关都是你一手安排的!”


张夏:笑了笑)“不愧是邪帝,果然聪明。”


~~~未完待续~~~

十年之约(第二十七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点个❤️吧!

------------------------------------------------------------------------------------------

前情提要:

吴邪顿时松了一口气。。。


担心如果自己亲眼看着胖子就那样死在了他面前,死在张家古楼里。。。


吴邪真的很害怕,害怕胖子也用同样的方式离开他。。。


同样的也是在张家。。。

------------------------------------------------------------------------------------------

吴邪:“你个死胖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


王胖子:“放心吧,胖爷我命大着呢!”

吴邪简直懒得理他,害自己白白担心他。



----------------------------~我是分割线~----------------------------


【吴邪:…………】

【作者:嘿嘿!】

【吴邪:我突然觉得你们俩是联合起来陷害我的,不对,应该是欺骗我!】

【作者:这怎么可能呢!(看我真挚的眼神)】

【吴邪:…………)还是算了!不和你这小丫头计较。】

【作者:谢了,哥……小三爷!】

【王胖子:就是就是!天真,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我们都当过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你还不了解胖爷我吗?不信你问问小哥!(看向小哥)】

【小哥:不理)来了个帅气的转身,直接离开)】

【吴邪&作者:噗嗤~哈哈哈!你看看人家小哥要理你嘛?!】

【王胖子:表示很无语)真不够兄弟!】

【作者:你刚刚不是还说当过这么多年的兄弟了嘛?!怎么又不够兄弟了?】

【王胖子:表示真想拿布堵了作者的嘴)】

【作者:赶紧躲到吴邪身后)】

【吴邪: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胖子:狡辩)我说过了吗?什么时候说过了?在哪里说过了?】

【作者:你说过了!刚刚说过了!在这里说过了!】

【王胖子:倒是回答的准确啊!】

【吴邪&作者:有回放,要看吗?(异口同声的说)】

【王胖子:我tmd,你们俩竟然还录了音?!】

【吴邪&作者:以防万一嘛!】

【吴邪:所以……要播出来吗?(拿着手机摇了摇)】

【王胖子:还是算了!算胖爷我怕了你们!】

【吴邪&作者:击了个掌)】

【王胖子:你俩玩够了吗?还不赶紧回归正题!!!】

【吴邪:看向作者)】

【作者:尴尬)咳咳!继续继续!】



回归正题中~~~~~

吴邪:“小哥,现在怎么办?”


小哥:“过不去!”


吴邪:”那现在该怎么办?”


王胖子:”你和小哥先走。”


吴邪:“我们可是铁三角,怎么走!”

这个胖子,关键时候什么都看得那么清楚;在危机时刻还知道,要让吴邪和小哥离开。


王胖子:“天真,你听我说!”


王胖子:“小哥是张家族长,只要小哥回到张家,那这些还算事吗?直接分分钟叫人给胖爷抬回去就好了啊。”

吴邪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可是他还是放心不下。


王胖子:“天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吴邪:开口说道)“我可以不管任何人,但是我不能不管你和小哥。”


吴邪:“要是你们有危险,哪怕是要我用命去换我也愿意。”


王胖子:“天真!听我的!”


王胖子:“我这里没有什么危险,我先在这里睡一觉,等着你和小哥来接我。”

胖子不是那种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人,所以这一点吴邪还是放心了。


吴邪看了看小哥,像是询问他的意思。


小哥:“我们先去张家,你现在身体状况很不好。”


吴邪:“好。胖子,我和小哥先去找路去张家!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们!”


王胖子:“得嘞!那你们小心一点,这个张家可不能用你学的那个什么狗屁科学来解释。


吴邪:“嗯,知道了!”

这一点吴邪在张家古楼早就已经意识到了。


张家就像是隔绝在这个世界之外的一个存在。张家的一切事物都不能用科学来解释,和他们看见的完全不同。


王胖子:“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和张日山走的有一小段距离,走着走着他就不见了。”


王胖子:“所以你们要小心!小哥,你可得看好天真了。”


吴邪:“胖子,等着我们。”

吴邪和小哥看着前面的路然后走了过去。吴邪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他不应该离开,是兄弟就应该同生共死。


但是吴邪是值了,可是他们俩却也太亏了。吴邪必须想办法带他们出去。


吴邪:(心想*我承认自己确实是自私的,我现在只想着要是我可以,那我肯定要把胖子和闷油瓶带出去,其他人我真的管不了,我也没有那个精力去管了。


他想着这些年来,胖子陪他走过的路。


一边走着一边想着,没有注意脚下的路。


突然一脚

-

-

-

-

-

居然踩空了。


小哥:“吴邪!”


吴邪:“我没事,小哥!”

闷油瓶及时拉了吴邪一把,他这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一个吊桥边。只是那个吊桥已经很腐朽了,给人一种一踩上去就会掉下去的感觉。


吴邪:“我去试试吧!”


小哥:“我来。”

还不等吴邪阻止,闷油瓶已经迈上吊桥。吴邪紧张兮兮的看着他。直到闷油瓶安全的到达对面,吴邪才松了一口气。


吴邪也小心翼翼的迈上了桥。


吴邪:(心想*我以为自己可以毫无波澜的死去,但是在吊桥上时,我才明白,原来我也是怕死的,我害怕自己就这样死去。


眼看着吴邪就要到对面的时候,他却突然踩到了一个机关。吊桥直接从两边断开。


这一切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吴邪和闷油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吴邪就开始极速下坠。


小哥:“吴邪!”(大喊)


吴邪:(心想*就这样吧,就这样死去好了!我累了,真的累了。



~~~未完待续~~~



小剧场:

【王胖子:天真,我怀疑这个作者是存心想要害死咱们的!】

【作者:冤枉啊!!!胖爷!!!】

【吴邪:想来想去好像也没什么不道理的!】

【作者:真的是冤枉啊!!!(心想*不来点刺激的哪好玩啊!再来点更刺激的好了!】

【吴邪&王胖子:你这小丫头确定?】

【作者:看着他们)露出真挚的眼神)你们礼貌吗?】

【吴邪&王胖子:礼貌作者你吗?】

【礼貌:你吴邪,王胖子,作者吗?】

【三人:……………】

十年之约(第二十六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麻烦点个👍&❤️吧!

------------------------------------------------------------------------------------------

前情提要: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墙壁真的被他们凿开了一个洞,可以一个人通过。


霍道夫:“快走吧!”


吴邪:“嗯!”


他们离开了这间墓室,到了一条很长很长的通道里。


吴邪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走了多久多久。。。。。

------------------------------------------------------------------------------------------

王胖子:“md,这又是什么?”


王胖子:“等胖爷我出去了一点要好好问候一下设计这个机关的人。”


张日山:开口说道)“这个机关是族长设计的。”


王胖子:赶紧改口)“问候一下他是怎么设计出这么好的机关!”


吴邪:“咳……咳!”


王胖子:“天真!”


小哥:“吴邪!”


霍道夫:“他现在必须要休息。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


王胖子:“我去探探路。”


张日山:“我和你一起。”

过了好一会儿,胖子和张日山都没有回来。而且也没有什么声音。按照以往,胖子不会跑太远的。


吴邪:此时很担心)


霍道夫:看出了吴邪的心思)“担心他们?我去看看吧!”


霍道夫:拿出药)“这个药,要是没有咳出血就吃白色的,等到咳出血了就吃浅粉红色的!”


吴邪:“那你小心点!”

过了好一会儿,胖子他们都还是没有回来。吴邪心里顿时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觉。


吴邪:“咳…咳….”


小哥:“吴邪,没事吧!?”


吴邪:“小哥……胖子他们都去了好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


吴邪:“我们去看看吧!”


小哥:“你行吗?”


吴邪:“没事,我可以的。”


小哥:“嗯。”

吴邪和闷油瓶一路朝着他们去的方向走去。走了很长一段路,但是他们依旧没看见胖子他们。


小哥:“等等。”


吴邪:“怎么了小哥?”


小哥:“这里,有一个手链。”

吴邪拿起手链看了看,红色的绳子中间串着一只小猫,这是云彩送给胖子的。云彩死后,胖子一只戴在身上,从来没有摘下来过。


吴邪:“是胖子的!他应该遇到危险了,不然这个他不会掉的!”

吴邪连忙叫着胖子,希望他可以听到。


吴邪:“胖子!胖子!”(大喊)


王胖子:“天……天真……”

吴邪听见了胖子微弱的回应……但是这声音就像是似曾相识………


吴邪突然想起来,这是潘子离开时被困在张家古楼墙壁里的声音。他顿时慌了。。。


吴邪:“胖子………你在哪里?”(再次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哥:“在那里。”

闷油瓶指了指旁边的墙壁。


吴邪:“胖子!你在里面吗?”


吴邪:(心想*也许我真的猜对了,胖子…………真的在墙里。


吴邪:“胖子你大爷的。还活着嘛?”


王胖子:“你胖爷我还……还没断气呢!”


吴邪:“那你现在怎么样了?”


王胖子:“我……我没事!”


王胖子:“天真……我还以为你要走在胖爷前面了……看来…不用了…”

吴邪听着胖子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吴邪:“你给我闭嘴。”(大声)


吴邪:“小哥,可以找到他在哪里嘛?”


张起灵:“墙后面!”


吴邪:“墙后面?”(疑惑)


吴邪:“没在墙里面!?”


王胖子:“天真,你这什么意思啊!胖爷我虽然胖,但是我也不至于长墙里吧!!!”



吴邪顿时松了一口气。。。



担心如果自己亲眼看着胖子就那样死在了他面前,死在张家古楼里。。。



吴邪真的很害怕,害怕胖子也用同样的方式离开他。。。



同样的也是在张家。。。



~~~未完待续~~~


【作者:由于觉得太短,所以加个小剧场吧~~~( ╹▽╹ )】


小剧场~~~

王胖子:诶,你这丫头什么意思啊!差点让我丧命呢!!!竟然还把我写到墙里面了!!!你这丫头到底还有什么坏心思!!!


吴邪:……………


作者:偶,差点?那还是不够多啊!还有我哪有写到墙里面了,要不然你丧命了,小三爷怎么办来着?我还能有什么坏心思啊!(调戏道)


王胖子:过分了啊你!想来想去,也是啊!那你觉得是不是要我多谢你啊!


作者:略略略!也不是不行啊!要不然你来写这篇文好了,说到这么容易!


王胖子:那还是全都算了!


作者:不敢了?


王胖子:谁不敢!?你哪知道我不敢?


作者:我知道比你早知道我知道你不敢!(ㆁωㆁ)


王胖子:此时表示很无语)


作者:那好吧,那你写呗~道谢就不用了!


王胖子:心想*忍,我忍)好啊!那胖爷我到要看看你何时让云彩复活!!!(拿起杯子喝水)


【作者表示:别问为什么会突然多了个杯子。问!就是胖爷吵不过,拿杯子当出气工具罢了!🌚】


作者:那本小姐到要看看我何时把丧丧子给加进来!!!(・∀・)


王胖子:差点没把喝了的水从嘴里给吐出来)好你个丫头!!!怎么到哪里都有丧背儿啊!!!(气)


作者:小心我也把另一篇[一觉醒来,掉入了终极笔记]加入丧丧子,到时候…………(笑了笑)


王胖子:诶你!!!过分了啊!!!(捏紧手上的玻璃杯


作者:双手交叉抱紧)仰起头)继续调戏道)也可以随时把你移出!


王胖子:我竟无言以对)气疯了)直接摔了杯子)砰~tmd!!!


杯子很无辜的表示:短暂的生命*戏份。。。竟然真的如此短暂。。。是我不配拥有的生命*戏份。。。


吴邪: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别吵了!


作者:秒变脸,表示很无辜)我就开个玩笑罢了…!


王胖子:啊啊啊啊!!!!!!!气死胖爷我了!!!!!


吴邪:消消气!人家一个小姑娘,你干嘛要计较呢!


作者:就是就是,胖爷你也一直叫我个小丫头呀!有时连黑爷也是呢!


此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黑瞎子~~~~~

黑瞎子:哈湫~是谁,敢说你黑爷我!


王胖子:唉,算了算了!懒得计较!


作者:好啊!!!那我就给胖爷你个惊喜好了!


王胖子&吴邪:什么惊喜?


作者:猜猜呗!再说了,说出来就不是惊喜了!


王胖子&吴邪:苦思着)


(。•̀ᴗ-)✧(。•̀ᴗ-)✧(。•̀ᴗ-)✧◝(⁰▿⁰)◜

十年之约(第二十五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点个👍&❤️吧!

------------------------------------------------------------------------------------------

前情提要:

张日山:“据说族长在上祭坛时,祭祀刚刚开始,他身后的麒麟就和活了一样,变得火光四起。在天上飞了几圈后,就直接扑向了族长。然后就有了麒麟纹身。”


王胖子:“这也太邪乎了吧!”


张日山:“我也不知道,这是家族里的老一辈说的。”


吴邪:“所以你们的纹身是十八岁以后才有的!”


张日山:“嗯。对!”

------------------------------------------------------------------------------------------

霍道夫:“你们快过来看!”


吴邪:“怎么了?”


霍道夫:“这里有一个盒子。”


王胖子:“盒子?看样子有货啊!”


吴邪:“胖子!”


王胖子:”怕什么,这可是小哥的家。”


吴邪:“但还是小心点好。”

胖子上前看了看盒子,上面雕着一只吼。


张日山:“这是……吼!”


吴邪:“怎么了吗?”


张日山:“这里的雕像是麒麟,也有族长的雕像,怎么会放着一个雕着吼的盒子!”


王胖子:“拿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胖子把盒子拿了起来。


吴邪:“快闪开!!!”


小哥:“吴邪!”

盒子的另一端有一根丝线,随着被胖子拿起来的盒子。紧接着白色的粉末陆陆续续撒了下来。


霍道夫:“不好,是碱粉!吴邪,快走。”

吴邪正想着完了,但没想到更加糟糕的事还在后面。

-

-

-

-

-

-

-

-

门居然关上了。


王胖子:“怎么办?”


吴邪:“咳……咳……”(吴邪开始咳起嗽来)


霍道夫:“糟了!吴邪!走,去门边。”

霍道夫立刻拿出了听诊器。


王胖子:“天真。”


吴邪:“咳……咳……咳!呕~”

吴邪实在憋不住了,一口血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


王胖子:“天真!!!”


小哥:“吴邪!”


王胖子:“他娘的,天真到底怎么了?”


霍道夫:“他……他要死了……”


王胖子:“你什么意思?”


霍道夫:“他得了肺癌晚期。已经没救了。”


霍道夫:“如果好好养着原本还可以活两个月的,但是现在………”


王胖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王胖子:“天真,他是骗我的对不对?”(情绪激动)


吴邪:“咳咳……胖子……我……”


吴邪:“咳……咳……”

吴邪感觉自己现在真的特别难受,连喘气也是困难的。


吴邪:(心想*也许我真的就留在这里了吧。。。

突然,闷油瓶不知道拿了一个什么东西放进吴邪嘴里。吴邪顿时感觉很累,然后就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王胖子:“天真,小哥你干嘛!”


小哥:“他现在情况很不好,需要休息。”


小哥:“这是麒麟竭,可以帮他稳住情绪。”


小哥:“怎么救?”(看向霍道夫)


霍道夫:“我也没有办法。要是我有办法的话,他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我是分割线~----------------------------

吴邪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只感觉等他醒了过来的时候,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


吴邪:“小哥!”


小哥:“没事吧!”


吴邪:“没……没事。”

吴邪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怎么面对他们,或者说是他该以什么心态来面对他们。


吴邪:(心想*特别是胖子,我知道他现在一定特别生气。说好了是一辈子的兄弟,这么大的事而我居然也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


吴邪:“胖子呢?”


王胖子:“怎么,现在才想起你胖爷了,之前怎么没想起来?”


王胖子:“天真,要是这家伙不说,你是不是还准备让我和小哥给你上香的时候才傻乎乎的问一句你这么就没了呢!”


吴邪:“什么没了,你个死胖子,咒我呢!”

看来胖子是真的生气了,都不和吴邪拌嘴了,直接离开去找出口了。


吴邪:叹气)


霍道夫:“感觉怎么样了?”


吴邪:“还好。”


霍道夫:“看来麒麟竭真是个好东西。”


霍道夫:“但是我们现在必须找到出口,离开这里!不然依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来看,不能再这里久呆。”


小哥:“找到了。”


王胖子:“我没有炸药了,怎么办?”


吴邪:(心想*看来这次我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正当吴邪闭眼开始回想自己丰富快乐的一生时,他听见了凿墙的声音,我睁开眼睛,闷油瓶拿着小黑金在用力的砸墙。


王胖子:“小哥!”


霍道夫:“这墙太厚了,没用的!”

闷油瓶谁的话也不听,只是拿着刀一次又一次的砍在那墙壁上。过了一会儿,闷油瓶的手上流下了鲜血。


张日山:“族长我来吧!您先休息一下。”


吴邪:“小哥!”(眼神带有几分心疼)

闷油瓶放下了手中的小黑金,擦了擦脸上的汗。吴邪赶紧拿着绷带帮他的伤口包扎好。


王胖子:“小哥,你休息着,我们来。”


吴邪:“小哥 ,你不要着急。我没事,暂时死不了!”(安慰道)


吴邪:“我命硬着呢!谁敢收了我啊?”


王胖子:“你就好好歇着吧!”


小哥:低头)没答话)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墙壁真的被他们凿开了一个洞,可以一个人通过。


霍道夫:“快走吧!”


吴邪:“嗯!”

他们离开了这间墓室,到了一条很长很长的通道里。


吴邪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走了多久多久。。。。。


~~~未完待续~~~



[作者表示:有点短,还请大家见谅!因为前几天学校考试,所以没时间更新。.·´¯`(。ノω\。)´¯`·.]

十年之约(第二十四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点个👍&❤️吧!

------------------------------------------------------------------------------------------

前情提要:

吴邪:叹气)


闷油瓶深深的看了吴邪,然后就移开了目光。


小哥:“找。”


王胖子:“天真,你放心胖爷在呢!你不会有事的,你好好休息吧!说不定,你一觉醒来就已经到了张家,我们都在喝茶了。”


吴邪:“放心吧,我真的没事!”(勉强露出个笑容)

------------------------------------------------------------------------------------------

吴邪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感觉自己很累很累。


吴邪以为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肯定怎么也睡不着,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刚躺下就直接睡着了。


也许是因为闷油瓶和胖子都在吧!要是按照以往胖子在,吴邪虽然可以完完全全相信他,但是自己却怎么也进入不了深度睡眠,总是有一点风吹草动就醒了。


吴邪:“胖子。”


王胖子:“醒了,天真?感觉怎么样?”


吴邪:“我没事了。”


吴邪:“怎么样了?找到出口了吗?”


王胖子:“还没有。”


王胖子:“不过你放心,要是实在找不到啊,胖爷我也是有招的。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了,你说是吧!


霍道夫:“憋尿可死不了!要想死啊,还是毒药来得快,你要不要试试?”


王胖子:“你还真是欠揍的。”


霍道夫:“你要是不想你的天真有事,你还是去找出口吧!”


霍道夫:“吴邪,你感觉怎么样?”


吴邪:“还好。”


霍道夫:“嗯,那就好。”

看样子霍道夫还没有把吴邪的情况告诉他们,这样是最好的。说不定等张家的事都解决了,如果我还活着 ,那我肯定要找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过完我最后的时光。


张日山:“找到了。”

正在吴邪计划着最后的日子怎么过的时候,张日山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吴邪:(心想*我现在还困在这个鬼地方,我居然还想着以后,连我能不能活着走出去都还不一定!


王胖子:“找到了?”


张日山:“你们听,这里府岩层明显要薄很多。”


王胖子:“看来胖爷牌炸药又要登场了。”


吴邪:“胖子,你这么去哪儿都带着这东西?”


王胖子:“不要小看我的胖爷牌炸药,那可是救了我们好几次呢!”


吴邪:“现在管制这么严,你还能搞到?”


王胖子:“胖爷我是谁?一个小小的炸弹能难到我?”


吴邪:“是是是!你最厉害了!”


霍道夫:“有炸药还不赶紧的啊!”

胖子白了霍道夫一眼,然后拿着他的炸药安在了墙边,所以人都退到了另一边。


王胖子:“见证奇迹的时刻。”


王胖子:“嘭!”

胖子神秘兮兮的按下准备引爆。可让人惊讶的是…………却没有爆。


王胖子:尴尬)“咳!咳!意外,意外”


王胖子:“接下来才是我的表演。”


王胖子:“嘭!嘭!嘭!”

炸药依旧没爆~~~


霍道夫:“你到底靠不靠谱啊!”


吴邪:“好了,我去看看。”


小哥:“我去。”

正当吴邪和小哥都要向那个炸弹走去的时候,突然然就听见嘭的一声。小哥立刻就把吴邪给扑倒。


吴邪:“咳…咳!”


小哥:“吴邪!”


吴邪:“我没事。小哥,你没事吧!?”

闷油瓶摇了摇头。


吴邪:“死胖子!你这是什么山寨货?”


王胖子:“这不是炸了吗?”


吴邪:“你炸的这是墙吗?你炸的是我们的命啊!!!”


吴邪:“还好我和小哥走得慢,不然今天可算是要在这交代了。”


王胖子:尴尬一笑)


不得不说胖子这个炸弹的威力是真的大。还直接把墙壁炸出了一个洞来。


王胖子:“哟,真不愧是胖爷牌炸弹,带劲。”


张日山:“这是………”


王胖子:“小哥,你家真不愧是有矿!一个字,豪!”

吴邪随着他们看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尊麒麟雕像盘踞在正中央。


吴邪:“看材质应该是青铜的,但是颜色有些不太对。”


王胖子:“什么青铜啊,这明明是青铜里面融合了金。”


吴邪:“金?”


王胖子:“嗯,张家可真是有钱啊!”

整个墓室很大,但是除了最中央的雕像就什么都没有了。


霍道夫:“你们看!”

因为刚刚他们是直接把墙炸了一个洞才进来的。现在他们又在挪了挪位置,就看见再那雕像前面还有一个雕像。


吴邪:“是小哥。”


王胖子:“小哥够气派的啊!”


吴邪:“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座小哥的雕像!”


张日山:“这是……”(在一旁的张日山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王胖子:“这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张日山:“这好像是张家祭坛上的场景!”


吴邪:“祭坛?”


张日山:“嗯,张家祭坛的后方就有这么一座麒麟雕像。这里的这个雕像要记录的应该是族长纹麒麟纹身的时候。”


吴邪:“那小哥的麒麟纹身是怎么来的?”

吴邪好像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小哥的麒麟纹身是从哪里来的。


张日山:“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族长的纹身不是纹上去的 。”


王胖子:“不是纹上去的,那怎么的啊?!”


张日山:“据说,族长的纹身是麒麟给的。”


吴邪:“麒麟?”


张日山:“嗯,麒麟。”


张日山:“我们的纹身都是通过自己家族的血液来纹的。我们张家人到十八岁时都要上祭坛查看自己的血统是不是纯正的。”


霍道夫:“血统是遗传的,不应该是看父母吗?把你们放祭坛上干嘛?”


张日山:“张家不一样,张家人的血统都不是遗传的。”


霍道夫:“这怎么可能。”


张日山:“张家的许多事都不能用科学来解释。”


张日山:“据说族长在上祭坛时,祭祀刚刚开始,他身后的麒麟就和活了一样,变得火光四起。在天上飞了几圈后,就直接扑向了族长。然后就有了麒麟纹身。”


王胖子:“这也太邪乎了吧!”


张日山:“我也不知道,这是家族里的老一辈说的。”


吴邪:“所以你们的纹身是十八岁以后才有的!”


张日山:“嗯。对!”


~~~未完待续~~~

十年之约(第二十三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

------------------------------------------------------------------------------------------

前情提要:

王胖子:“这孩子说的就是小哥吧!这是拿小哥当试验品了?够毒的啊。”


吴邪:“小哥……”


小哥:“我不记得了。”


吴邪:叹气)有些心疼小哥)

------------------------------------------------------------------------------------------

张日山:“现在我们只有去到张家才能找到一切的答案了。”


王胖子:“你不是张家人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张日山:“自从我被佛爷救下,跟着佛爷到现在我一直都没有再觉得我是一个张家人。”


张日山:“直到族长出现大闹新月饭店。”


张日山:(心想*当时的我直接吓死了,还赶紧把门锁上,连出去都不敢出。)


吴邪:“现在我们还是先找找怎么出去吧!这里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王胖子:“你这个张家人还什么都不知道。”


霍道夫:“好了,不要吵了,真烦!”


王胖子:“我还没说你呢,开着跑车卖油条,派头挺够的啊!而且还要天真亲自去接你。怎么,你有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带大家出去啊!


霍道夫:“我早就看不惯你了。你知不知道肥胖是种病?”


王胖子:“你他丫的,你什么意思?”


吴邪:“好了!好了!你们怎么回事?”


王胖子:“吴邪,你居然帮着这家伙。”


王胖子:“好!”(气)


小哥:“胖子。”


王胖子:“小哥连你也………”

闷油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一掌把胖子给劈晕了。


吴邪:“小哥?”


小哥:“他们被张家影响了。”


霍道夫:“激素,可以让你感到亢奋,把情绪无限放大。”


小哥:“对。”

霍道夫情绪就有一点难为情了,他毕竟是一个医生。


吴邪:“没事的。十几年前在魔鬼城胖子和……和潘子还吵过一架呢!那会儿我还笑过他们!”


霍道夫:“哎!看来这个张家是不容小觑了。”


张日山:“张家可不是谁都可以去的。”


霍道夫:“诶!我说你怎么没事儿?”


张日山:“因为我是张家人。”


霍道夫:“那吴邪呢,他怎么没事?!”


张日山:“吴邪吃的可是千年的麒麟竭。”


霍道夫:“嗯,好,我算是怕了!”

此时的胖子已经醒了过来。


吴邪:“好了,大家先调整一下情绪,休息一下。咳……咳……咳!”

吴邪感觉嘴里有一股血腥味,但他知道那应该是自己咳出来的血。他强忍着难受把它咽了下去。


王胖子:“天真,你怎么了?”


吴邪:“没事啊!”(假装镇定)


王胖子:“你嘴角怎么有血?”

吴邪一听,慌忙的伸手一擦,才发现他的嘴角还真的有血。


小哥:“吴邪。”


吴邪:“我没事,小哥。”


吴邪:“咳……咳,应该是牙龈出血。”


王胖子:“你这是上火了吧?!”


吴邪:“应该是。”


霍道夫:“我看看。”

霍道夫拿出了听诊器,看了看,然后又扒开我的眼睛看了看。


霍道夫:“这颗药,吃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下。还有,我们必须尽快出去。”


王胖子:“我说你一天话怎么那么多?天真到底怎么了?”


霍道夫:“要是我们在短时间内再不出去的话,那出问题的就不只是他了。”


张日山:“什么意思?”


霍道夫:“这里的气体有问题。会加速人体肺功能的衰竭。”


霍道夫:”一天,最多一天的时间。”


王胖子:“要是一天之内出不去会怎么样?”


霍道夫:“我们倒是不会怎么样。但是啊,你家天真就不好了。”


小哥:“什么意思?”(担心)


霍道夫:“我只能说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


霍道夫:“这里的气体对我们来说可能只是会伤害到肺,但是对他来说是致命的。”


吴邪很感谢霍道夫帮他隐瞒着,他不知道要是小哥他们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会不会把他按在医院病床上哪里也不让他去。而且吴邪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吴邪:(心想*说好的铁三角一个角都不能少,而现在………恐怕我要失约了。


王胖子:“天真到底怎么了?”


霍道夫:“你自己问他啊!你还不准备找找出口?”


王胖子:“天真………”


吴邪:“放心吧,胖子,我没事!我可是吴家小三爷,命硬着呢!你不要听他胡说。”


霍道夫:“是不是胡说你自己知道,你现在要是再不好好休息,是不是胡说的,也许他们等下就会知道了。”


吴邪:叹气)

闷油瓶深深的看了吴邪,然后就移开了目光。


小哥:“找。”


王胖子:“天真,你放心胖爷在呢!你不会有事的,你好好休息吧!说不定,你一觉醒来就已经到了张家,我们都在喝茶了。”


吴邪:“放心吧,我真的没事!”(勉强露出个笑容)


~~~未完待续~~~

十年之约(第二十二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点个👍或❤️吧!

------------------------------------------------------------------------------------------

前情提要:

吴邪:“看来这是张家族长才能到的地方。”


张日山:“嗯,还有族长夫人。玉佩和项链必须同时放进去。”


吴邪:“小哥。”


小哥:“嗯。”


他们刚刚进来,门就关上了。


霍道夫:“怎么办?”


吴邪:“先进去看看吧!”

------------------------------------------------------------------------------------------

吴邪和小哥把玉佩和项链同时放进,那扇门缓缓的打开了。


里面的空间很大很大,看着更像是一个房间,还有很多的书架。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居然还有战国时期的竹简。


王胖子:“怪不得说张家有钱。这么一个盗版的都有真品。要是这些随随便便那一套去买了,那胖爷我还不得发了?”


王胖子:“不过,小哥,你们老张家还收人吗?”


吴邪:“怎么?你要给张家当上门女婿?”


王胖子:“这也可以。再不行,小哥,你要干儿子吗?”


张起灵:“不要!”


王胖子:“…………”

胖子的眼光绝对不会错,所以这些应该是真品了。吴邪随便拿起也看了起来。


【張,乃貴姓也,吾於今日受汝為張姓,自此汝可直接受命于孤,如若到生死攸關之時也可棄帥保卒,切記汝的生分,自此以往汝將生生世世,祖祖輩輩都必須守護終極,不可逾越…………】


王胖子:“天真,这乱七八糟的说的是什么?”


吴邪:“应该是张家为什么要守护青铜门的迷茫。按照这里记载的,张家应该是在几千年前就受一个皇帝的命令守护终极。”


吴邪:“而且甚至可以为了终极而献上皇帝自己的性命。”


王胖子:震惊)“够疯狂的啊!”


霍道夫:“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里看着应该没有路了。”


吴邪: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应该有机关。既然有进,那就一定有出。


吴邪:“大家先找找。”

吴邪仔细的看着墙壁,然后伸出手抚摸着每一块砖石。


小哥:“吴邪。”


吴邪:“怎么了?”

吴邪这才发现小哥一直盯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吴邪总是觉得小哥的眼神很奇怪,莫名的透露着一种心疼。


吴邪:“小哥?你怎么了?”


小哥:“没事。”


张日山:“族长,我找到了。”


吴邪:“是找到机关了吗?”


张日山:“不是。是关于族长为什么会失忆。”


吴邪:“我看看。”


吴邪:读了出来)“我是张家第一百零三位族长,在我之前………”



张家老族长:

“在我之前,张家人世世代代都守护着终极,终极……这是世界的终极,也是全人类的终极。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时间,但是我知道我还是失败了,长生……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长生?不,我不相信没有长生。张家竭尽全力寻守护不可能只是这点。”



“可是就当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我发现了他,张家遗落在外的孩子,他的父亲并不是张家最尊贵的血统,而他的母亲只是一个藏族女人,可是小小的他从一出生就有最尊贵的麒麟血。他无疑是张家最尊贵的血统。也许……我不能实现的他可以。”



“经过长老们的商议,我们决定将他培养成张家最优秀的继承人,他也将是张家最长寿的族长。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我发现这个孩子非比寻常,他应该就是我们要找到圣婴。我相信张家一定会在他的带领下发扬光大。但是长生是有代价的,我发现这个孩子经过一段时间就会失忆,忘记自己是谁,忘记所有的事。”



“但还好我们找到了其中的奥秘,只要他不离开张家,他的记忆就会一直在。哪怕是他离开了,只要一回来,他也就什么都记起来了。我不知道我还可以活多久,虽然我终其一生都在追寻长生。但是我并不希望后人长生,因为长生真的太痛苦了,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离你而去,而你却没有办法做些什么来挽回。”



王胖子:“这孩子说的就是小哥吧!这是拿小哥当试验品了?够毒的啊。”


吴邪:“小哥……”


小哥:“我不记得了。”


吴邪:叹气)有些心疼小哥)


~~~未完待续~~~


----------------------------~我是分割线~----------------------------


[作者表示:这篇有些短,还请大家见谅!(‾.‾“)]


十年之约(第二十一章)

第一次写文,如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请勿上升真人‼️‼️

人物私设‼️

喜欢的话就点个👍或❤️吧!

------------------------------------------------------------------------------------------

前情提要:

小花:“吴邪,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分开走。”


吴邪:“好!你们注意安全!还有………保护好黑狼。”


黑豹:“小佛爷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吴邪:“好!”


王胖子:“得了,这下就剩我们几个了。”


王胖子:“走吧!去小哥家喝茶咯!”

------------------------------------------------------------------------------------------

吴邪:“好了,胖子!张家可不是那么好去的。”


吴邪:“我们也接着这条路走吧!到时候张家汇合。”


小花:“吴邪,你们小心一点。”


吴邪:“知道了!”


吴邪:“走吧!”


霍道夫:“吴邪,你必须休息了。”


吴邪:“那也不能在这里休息啊,总得要找一个适合休息的地方吧!”


吴邪:“走吧!”


王胖子:“天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吴邪:“没有。好了,好了,快走吧!”

这一路,胖子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吴邪,看得他后背发寒。


吴邪:“我说胖子,你可以不要一直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我吗?”


王胖子:“你以为我想看你啊?你又不是什么美女。”


吴邪:“你找打呢?!”


王胖子:“还是小哥在好啊!我家天真还是天真。”

这是一条很长的路。走了一会儿,他们就看见路的尽头有一扇门。


王胖子:“小哥,你家可真是有钱啊!门都装这么多。

胖子正要往前走,但是吴邪突然感觉不对劲。他们这一路走来居然没有遇见什么机关,这不符合张家一步一个机关的套路啊。


吴邪:“等等,胖子。”


小哥:“别动。”

吴邪和小哥几乎是同时出声。


胖子抬着一只脚刚想放下,就被我和小哥叫的一顿。


王胖子:“怎……怎么了?”


吴邪:“看你脚下。”

胖子把脚拿开,然后仔细的看着,吴邪把手电的光往那里照过去,只见一根铁线在半空中。


要是胖子刚刚踩下去的话,就一定会触发什么机关的。


王胖子:“呼~这是要胖爷的命啊!”


王胖子:“看来还是生疏了。”


霍道夫:“拖油瓶。”


王胖子:“你小子什么意思?”


霍道夫:“字面意思。”


王胖子:“胖爷我盗墓的时候你还在学炸油条呢!”


霍道夫:“这是墓吗?”


吴邪:“对,霍道夫说的对。这不是墓,所以我们不能用以往的方法来走。”


张日山:“对,这只是张家模仿以往张家的训练场。”


王胖子:“训练场?你们张家怎么比霍家还能折腾?”


张日山:“霍家那儿模仿的不还是张家古楼吗?”

旁边的霍道夫瞅了张日山一眼


霍道夫:“至少霍家不是在深山老林啊!”


张日山:“这啊 ,叫隐世家族,你懂吗?”


吴邪:“咳~咳~”


小哥:“吴邪。”


王胖子:“天真!你怎么了?”


吴邪:“没事,没事。”


霍道夫:“吃了,就在这里休息。”

霍道夫给他的不是之前吃的那颗白色药丸了,这次的是一种有一点淡粉色的药丸。


吴邪:“那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霍道夫:“你知不知道你在这样下去连两个月都没有了?”


王胖子:“天真,什么两个月?”


吴邪:“没事!”


王胖子:“天真,你有事瞒着我们?”


吴邪:“我说我得绝症了你信吗?”


王胖子:“天真!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啊!”


吴邪:“干我们这行的,早就百无禁忌了。”,


王胖子:“那也还是不行。”


吴邪:“好了,我知道了。”


吴邪:“这样,我们休息一个小时左右就离开。”


小哥:嗯。


其他人:点头)


----------------------------~我是分割线~----------------------------

一个小时的时间,也足够吴邪调整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了,吴邪必须赶快出发,因为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很快,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吴邪:“我们走吧。”


众人:“嗯!”

他们小心翼翼的越过那条铁线,然后走到了门前。


王胖子:“天真快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图案。”


小哥:“玉佩。”

闷油瓶指着门上的凹槽,那图案明显就是吴邪戴着的那块项链,而另一个应该就是小哥手里的玉佩了。


吴邪:“看来这是张家族长才能到的地方。”


张日山:“嗯,还有族长夫人。玉佩和项链必须同时放进去。”


吴邪:“小哥。”


小哥:“嗯。”


他们刚刚进来,门就关上了。


霍道夫:“怎么办?”


吴邪:“先进去看看吧!”


~~~未完待续~~~